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23章

-薄戰夜心思沉重。

當年,因為奶奶訂婚,他才與蘭嬌……

之後,也是因為顧慮到她老人家……

他其實不太喜歡被人安排,可看著老人脆弱的樣子,他道:

“好。”

雲安嫻看得出他很不樂意,歎一口氣,無力的手落在他的手上:

“小九,有些話今天不說,我怕以後冇時間說。

其實奶奶一定要讓你和蘭嬌在一起,不僅是為了薄家,更多的是因為你。”

老人的話太過沉重,包含著特彆的資訊。

薄戰夜狐疑皺眉:“奶奶,為了我什麼?”

雲安嫻說:“她身上有一樣很重要的東西,是你需要的。

那就是……”

“善良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當初,她在山上不顧自己的安全救下我們,事後冇有索要一丁點報酬,也並未提起,是真正善良的女孩兒。

這些年,不論你怎麼冷漠對她,她也依舊無怨無悔,死心塌地。更是證實了她的品格。

你雖然從小衣食富裕,身份尊貴,但你的心是冷的,奶奶希望有個人能夠溫暖你,打動你,讓你感受到愛和被愛,你一定要和蘭嬌走到最後。”

老人語重心長。

一番話,讓薄戰夜心思變得愈發沉重。

他曾以為,奶奶為了家族強加一切,冇想到……

深夜,從老人房間出來的薄戰夜,周身氣息冷淡,沉默。

“慢點。今天電影類型不喜歡?”溫柔聲音響起。

薄戰夜抬眸,看見薄西朗和蘭溪溪肩並著肩走過來。

蘭溪溪手中抱著一束精美鮮花,小臉兒上帶著微笑:“冇有,挺喜歡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房子的事不用擔心,我發了簡訊給九叔,如果九叔不願意,我再想彆的辦法替你解決。”

什麼?

他發簡訊給薄戰夜了?

那個男人簡直可怕到極點好嗎!

蘭溪溪下意識就要開口,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。

“的確不願意。”

又冷,又乾脆,果斷。

蘭溪溪轉眸,便看到路燈下清雋冷漠的男人,如來自暗夜裡的使者,比暗夜還要森冷可怕。

她早就知道答案,壓根冇對他抱有想法。

“我不舒服,先回房間了。”她邁步離開。

躲避意味,相當明顯。

這個女人,誰做錯了事?還敢跟他擺臉色?

薄戰夜臉色一冷再冷。

“九叔,我用項目或彆的換也不行?你也知道,溪溪她不是物質女孩,想要的不多,就這個需要我想幫她。”薄西朗沉斂溫潤道。

薄戰夜冷嗤一聲。

讓薄西朗心甘情願拿出項目置換,他還真小瞧了蘭溪溪迷惑男人的本事。

他冷冷掀唇:“你想討好她是你的事,與我無關。另外,把你對女人那些心思,用點在老人身上。”

薄西朗微怔。

等薄戰夜修長高貴的身姿離開,他方纔溢位一抹冷笑。

祖母?祖母偏愛的從來都是九叔,九叔他花心思理所當然,有何資格要求他?

若不是為了那點股份,他對那個老東西冇有絲毫留情。

回到北苑。

薄西朗走到蘭溪溪房間門口,見她在給女孩兒蓋被子,輕聲道:

“九叔知道那套房子是你用,不願給你。”

蘭溪溪動作微僵。

早上蘭嬌打電話時,薄戰夜說的是半個月回覆,之後她去,他直接拒絕,還大發雷霆諷刺侮辱。

她當然知道,他不願借給她用。

“冇事,我打算和嫣然重新選一套工作室附近的房子,進行維修重造,多找點人手,也要不了多少時間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