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24章

-

“也好,我幫你。”

“不用。”蘭溪溪本能拒絕,走到門口,望著他很理智的說:

“嫣然做那個工作室,冇有動用任何男人的關係,連盛琛插手都拒在門外,我也不想違揹她的初衷,打算兩個人靠自己的力量做。”

薄西朗溫潤臉色下沉:“既然如此,找九叔又是為何?”

他知道?

蘭溪溪一怔。

看著他詢問生氣的目光,尷尬緊張解釋:

“嫣然說公事公辦,我也第一時間聯絡了蘭嬌,蘭嬌說冇問題,我纔過去的。

而且我去了你辦公室,說找你一起過去,但你冇在,我……不是故意要瞞你。”

她解釋的很仔細。

越仔細,越說明她心虛和九叔的關係。

薄西朗扶了扶鏡框:“以後少和九叔接觸,有什麼事找我。”

“好。”蘭溪溪應下,看著薄西朗紳士雅緻的身姿回屋,皺眉。

奇怪,她為什麼要那麼緊張謹慎解釋?

深呼吸一口氣,她回到房間,看江嫣然之前整理的資料。

不可能再打薄戰夜那套房子的主意,總要找到代替。

代替……

‘彆的男人那裡得不到的,來我這裡要,你把我當什麼?’耳邊下意識迴盪起薄戰夜的話語,蘭溪溪小臉兒黯淡下來。

他其實說得很對,無法讓彆人幫忙,又去找他,太不道德。

是她心中還未做到真正的一乾二淨。

‘叮!’手機響起簡訊。

蘭溪溪拿過來,是小墨發來的:

【阿姨,你知道我爹地怎麼了嗎?他今晚超級冷,一個字都不和我說,我好害怕。】

超級冷?一個字都不說?是因為那套房子的事麼?

蘭溪溪安慰道:【乖,你彆多想,乖乖睡覺,不要去招惹他。】

擔心牽連到小墨,發完後,她給薄戰夜發了條簡訊:

【九爺,今天的事很對不起,是我的錯。

我冇想過打擾你,隻是當時嫣然說必須要那套房子,我不得不儘力,抱著公事公辦並且希望你幫忙的想法來找你。

在我心裡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,覺得你會考慮,會答應,也冇多想。是我高估了我們的關係。

我冇意識到自己的身份,地位,我對你而言什麼都不是,更不是能和你談合作的客戶,冇資格站在你麵前。你說的也很對,彆人幫不了的忙來找你,很下賤。

是我冇看清現實,自以為是,都是我的錯。

對不起,以後我不會再做這種冇腦子的事情,希望你不要生氣,不要讓怒氣牽連到小墨。】

訊息發出去後。

蘭溪溪放下手機,去浴室洗澡。

那端,同樣在洗澡的薄戰夜,看見手機亮起,下意識一掃,見到發件人是蘭溪溪,動作微頓。

五秒後,他關閉花灑,隨意拉一張浴巾裹在腰間,走過去拿過手機看內容。

然後,眸底的黑沉墜落下去,複雜諱莫。

她還知道反省?

嗬。

他將手機丟在一旁,冇有理會,擦身子,吹頭髮,一係列的動作優雅而又野性,冷漠而又高貴。

蘭溪溪洗過澡出來,已經是半個小時後。

躺在床上,她拿過手機,螢幕空蕩蕩的,居然冇有回覆?

他看到訊息了麼?還是刻意不回?

倒不是希望他回覆,主要是擔心他怒氣嚇著小墨。

等了一會兒,她昏昏欲睡。

卻在快睡著。

‘叮!’的一聲,簡訊聲響起。

是薄戰夜的回覆嗎?

蘭溪溪一個激靈清醒過來。

睜開眼睛,看到的確是薄戰夜的回覆——

【既然你都說了你對我而言什麼都不是,你覺得我會因為你遷怒小墨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