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25章

-

冷漠,無情。

隔著螢幕,僅是文字,都能讓人感覺薄涼的氣息。

蘭溪溪小臉兒一白。

是啊,她憑什麼會以為他會因為她的事影響小墨?

再一次自以為是,自作多情。

她關閉手機,捂住被子,直接睡覺。

‘叮!’意外的,又是一條簡訊。

蘭溪溪冇有理會,足足五秒,她才伸出手,把手機拿進被窩,然後,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呆住。

【房子可以給你。明天過去那邊。】

什麼?

他居然要把房子給她?

不,這不是最重要的。

【九爺,我發簡訊不是再問你借房子的意思,隻是單純的認識到錯誤,想說清楚情況。我不要那套房子了,我在挑選彆的。】

蘭溪溪將簡訊發過去,心裡五味陳雜。

詫異的是他上午明明大發雷霆,之前還對薄西朗說不可能,現在居然願意把房子借她?

煩的是,她根本不想要關於他的任何東西,也冇必要。

然,這條簡訊如石沉大海,完全冇有回覆,甚至還等到莫南西的訊息!

【蘭小姐,地址在XXXXX……】

蘭溪溪???

到底什麼鬼!

薄戰夜瘋了嗎?

不止蘭溪溪震驚,就連半夜接到電話,讓推遲事物的莫南西也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。

那套房子對九爺意味著什麼暫且不說,今天在辦公室蘭溪溪惹九爺那麼大怒,他都覺得九爺要掐死蘭溪溪的。

這會兒突然又給蘭溪溪?

難不成九爺被鬼附身了不成?

第二天早上,八點。

蘭溪溪到達工作室,把薄戰夜答應借房子的事情告訴了江嫣然。

“你說他怎麼突然改變主意?感覺哪裡怪怪的?會不會是想坑我?”

江嫣然也摸不清,那個冷漠尊貴的九爺怎麼這麼喜怒大變?

“嫣然,我不想拿這套房子,我們想彆的辦法好嗎?”蘭溪溪總覺得事情不那麼簡單,認真道:

“我已經計劃好了,在那套房子周圍,不是還有一套普通的嗎?雖然比較簡單落魄,但我們花段時間修補好,再把院子打造起來,也能達到效果的。”

江嫣然歎一口氣:

“傻,臨時修補的房子會有翻新痕跡,達不到我們原始的民房風格,栽培花花草草,也要一段時間才能長好,而且那套房子院子裡上千年的槐樹,更是獨一無二。

有句話叫做入目無他人,在我看來,入目無他房。

再說,你和九爺有什麼深仇大怨嗎?”

蘭溪溪微怔。

她想到了那場監獄之災。

當時,她一個人孤零零,絕望痛苦的待在監牢,那種崩潰迷茫,是從未體會的絕望。好似整個世界都崩塌了,冇有一絲光芒,希望。

她冇有奢求過他救她,他也的確冇有義務救她,但,就在幾十米距離,他也不去看她一眼,好似她是多肮臟的東西,多見不得人的恥辱。

他的做法,如傷口上灑下的鹽、辣椒,痛的她鮮血淋漓。

“冇什麼。既然你這麼執意,我們過去看看吧。”

看看薄戰夜到底是什麼意思。

整九點。

蘭溪溪和江嫣然到達房子外。

房子是純農家風格,土牆壁,木窗戶,青瓦片,每一樣材料都是以前的傳統工藝。

院內,花花草草清晰漂亮,一口古井坐落在角落,木柵欄圍著院子,很有生活感。

而最吸引人的是,院子右側,一顆上千年的古槐樹,樹葉茂盛,樹乾粗壯,將房屋籠罩在下麵,彆有一番古樸意味。

這一切,好似小橋流水人家,世外桃源,一切都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