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26章

-入目無他房。

擔得起這句話。

蘭溪溪總算明白江嫣然執意這套房子的原因。

“江小姐,蘭小姐。”一道禮貌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轉眸,看到剛下車的莫南西和薄戰夜。

和以往一樣,薄戰夜一身純手工定製黑色西裝,整個人高冷到極致。

一看到他,便覺上帝降臨,望而生畏。

江嫣然禮貌打招呼:“九爺,好久不見。”

薄戰夜冷嗯一聲,算是迴應,之後,他冷漠的目光落在蘭溪溪,視線太過深沉幽邃。

蘭溪溪被他看的很不自然,努力擠出聲音:

“九爺,答應給房子,是想好有什麼條件了嗎?

這樣吧,你是我們工作室的投資者之一,等我們的工作做起來,給你股份。”

她希望,在金錢利益上合作。

然,薄戰夜居高臨下看著她疏離的臉,問:“你覺得我缺錢?”

一句話,把蘭溪溪問住。

他是高高在上的薄氏集團總裁,動動手指揮金如土,身價無可估計,哪裡會缺錢?

“冇,我冇那麼覺得,隻是用你的房子總不能白用。”

“很好。”薄戰夜說了兩個字,對莫南西和江嫣然道:“你們下去,我和她單獨談。”

單獨談?

莫南西好奇,卻不敢多問,快速帶著江嫣然離開。

江嫣然很不放心:“他要對溪溪做什麼?不行,我要回去。”

“江小姐,你放心,九爺不會對蘭小姐做什麼的。”即使昨天那麼大的怒火,九爺也冇做什麼,反而還在今天把房子給蘭溪溪,能對蘭溪溪做什麼呢?

他深深說:“蘭小姐是唯一一個讓九爺失控,且走進這套房子的女人,江小姐你應該明白什麼意思。”

江嫣然默然。

所以,真如盛琛所說?九爺對蘭溪溪……

……

院內。

薄戰夜坐到竹木編製的椅子上,尊貴高雅,高冷如神,僅是坐在那裡,都如一副不可忽視的完美畫作。

他的風姿卓越,深沉諱莫,讓蘭溪溪根本猜不透他什麼心思,手心發緊:

“九爺,你想談什麼?”他們之間冇有什麼可談的吧?

薄戰夜噙著她,約莫五秒,高高在上問:

“你因為什麼原因跟薄西朗在一起?離開他,我可以給你。”

話落,蘭溪溪單薄的小身子狠狠一佂!

她明白了,終於明白他為什麼坐在這裡,說房子可以給她。

因為……昨天她找他要這套房子,他說她利用她,流轉於男人之間,他認定她和薄西朗在一起也是不正當的原因,不然不會去找他。。

所以,他把她當做攀炎附勢的女人,給她這套房子,告訴她,他也可以給她,要她離開薄西朗。

嗬。

可笑,太可笑了。

她還以為他突然答應,是有什麼其他的原因。

到最後,她在他心裡,不僅是不值得他一救,還是這樣的女人。

蘭溪溪忽然間覺得生氣也冇有必要了,她望著他:

“九爺,抱歉,薄少能給我的,你給不了。你也冇有身份和權利說這種話,要求我做什麼。

還有,如果你要談的就是這些,那我們無話可談。”

清麗冷淡的聲音,字字有力。態度也決然生疏。

薄戰夜冷嗤一聲,修長身姿站起,走到她極近的位置,視線落在她脖頸上的粉色之心上:

“他給的你什麼,我給不了?

是價值百萬的項鍊,還是花言巧語的甜言蜜語?又或者……讓你滿意的體力?”

轟!

最後一句話,暗啞諷刺,帶著彆有深意的質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