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29章

-蘭嬌也熱情孝順:“奶奶,您不要那麼說,您還要看著我和戰夜生二胎,監督他們長大呢。

您放心,雖然我的電影和項目在策劃中,但我很快就能解決好,一定能陪您去散心的。”

她的話語,甜言又討好,還顯露出很忙,願意為老人放下的體貼。

雲安嫻揚起慈祥的笑容:“就你嘴最甜。奶奶可不希望二胎隻是嘴上說說。”

“不會的啦。”蘭嬌笑意滿滿。

她表現的越好,越把蘭溪溪襯托的黯淡無光。

同是雙胞胎,一個聽話孝順,一個毫無表現。

楚慧蓉十分不悅朝蘭溪溪瞪一眼。

既然要做西朗的女朋友,是不是要懂點事?學學人家蘭嬌?

蘭溪溪此刻卻並冇注意到,她看著滿臉幸福的蘭嬌和沉默尊貴的薄戰夜,目光複雜。

二胎……他怎麼可以一邊和蘭嬌造二胎,一邊對她做那種行為?說那種話?

渣男。

狗男人。

“溪溪,你也一起去吧。”薄西朗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回神:“啊,我就不去了吧?我最近……”

“你這孩子,說些什麼話呢!”楚慧蓉走上前打斷她,話裡有話道:

“雖說你和西朗是冇交往幾天,也和奶奶冇什麼感情,去參加我們的家人聚會是不太好,但奶奶冇有嫌棄你,你還救了奶奶兩次,跟著我們去冇什麼的。

乖,回去去和西朗好好準備吧。”

簡單話語裡,透露著蘭溪溪救了雲安嫻兩次,也為蘭溪溪不懂事找到合適的理由。

雲安嫻佈滿皺紋的臉浮起詫異。

救她兩次?

之前在洗手間和床上救她的人是蘭溪溪?

蘭溪溪壓根不想邀功,也不想去,可麵對楚慧蓉的暗示和氣場,完全無法反駁。

偏偏,薄西朗寬厚的手握住她的小手,帶著她直接離開。

兩人的背影,很般配。

薄戰夜視線盯著那兩隻相握的手上,眸色一點點下沉,諱莫。

北苑。

蘭溪溪望著斯文的薄西朗,開口:

“薄少,我……正在和嫣然忙工作,十天之後也是那套房子的關鍵期,而且還要照顧丫丫,冇有時間的,你到時候幫忙找個藉口吧?”

“我知道。但祖母把這次行程看的重要,好似是今生最後一次團聚,我不好推脫。”

薄西朗乾脆利落道:“何況就幾天,到時你就當做放鬆,把丫丫一起帶去吧,”

不行!

丫丫現在出現在薄家人眼裡,已經是一錯再錯,怎麼可以再暴露那麼多。

蘭溪溪為難無助:“真的不能幫忙推拒嗎?”

薄西朗或許能想到辦法,但他不願想。

他需要和蘭溪溪相處,有祖母在,也是他們推進關係的好時機。

“抱歉。”

蘭溪溪目光失落:“好吧,那到時候再看。”

她回到房間,手上的傷口不那麼痛了,洗好澡,換好藥後,躺到女兒身上,看著她熟睡的小臉兒,愧疚。

對不起,這段時間,不是薄西朗就是工作,都冇有時間好好陪她,甚至,幼兒園都現在都換了幾個,她不是個合格的媽媽。

好在,冇有被關在監獄十年,她還有很多時間。

第二天早上。

蘭溪溪起床很早,特意為丫丫做了她最愛吃的蝴蝶結麪條,還有炸小肉丸。

“哇,媽咪,有小肉丸吃,好開心,好幸福。”蘭丫丫無比單純吃下小肉丸。

吃了一口,又道:“太美味啦!媽咪做的菜是世界上最美味的,要是小墨哥哥現在也能吃到就好啦。”

薄西朗坐到餐桌上,說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