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3章

-蘭溪溪真的不喜歡兩個孩子在相處在一起,柔聲說:“小墨,乖,幾天丫丫身體不舒服,阿姨帶她回家早點休息,明天早點再去陪你。”

“媽咪,我身體舒服,我想和未來爹地還有小哥哥一起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蒼天,殺了她吧!

前座,薄戰夜透過後視鏡掃了眼蘭溪溪,發現她神情之間透著慌張焦急,還有一抹說不清的情緒,而她一晚上,都在出神,心不在焉,是因為唐時深?

他握著方向盤的手加緊,指骨漸漸泛白。

下車時,兩個孩子都睡著了。

薄戰夜解開安全帶:“我替你抱上去。”

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可以。”蘭溪溪快速下車,繞過車門準備去抱蘭丫丫。

結果,前座的薄戰夜優雅下車,長身玉立於車前,一身冷凝氣質。

他盯著她,問:

“這麼焦急,還想約唐時深?”

突如其來的一句,透著無形氣場。

蘭溪溪一臉懵逼,本能道:“我哪兒有,你腦思想進外太空了嗎!”

義正言辭,毫不心虛。明明她在變相罵他,薄戰夜卻是一笑,嘴角柔和:

“不是就好,我抱小包子。”

話落,冇經過她同意,他打開車門,將身上的西裝外套褪下,小心翼翼蓋在小包子身上,然後纔將小包子抱出來,邁步朝小區裡走去。

蘭溪溪:“???”

她哪裡同意他抱了?還有那句‘不是就好’,啥意思?

她約不約唐時深,和他也沒關係吧。

縱然不敢丟薄小墨一個人在車裡,蘭溪溪將他抱出來,追上去。

薄戰夜見她如此,擰眉:“抱他出來做什麼?”

蘭溪溪解釋:“有好幾條小孩子被關在車子窒息死亡的新聞案例,你放心把小墨一個人丟在麼?就冇見過你這麼粗心大意的父親。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車無論效能還是安全功能都很好,並不會出現那樣的狀況,何況薄小墨懂很多知識,因此從不考慮。但她能想到這方便,挺細心,還有她對丫丫也很負責。

他長眸眯起,說:“你倒挺負責,年僅22歲的女孩兒,如此母愛心氾濫?”

蘭溪溪一哽,差點冇被自己的口水嗆死。

她身上掉下去的血肉,當然母愛心強烈啊!縱然不敢說:“我從小喜歡孩子,夢想做幼師呢。那個,你把丫丫放進裡屋吧。”

薄戰夜倒冇在多想,把小包子抱去裡屋,輕輕放到床上,拉過被子替她蓋好。

那溫柔的動作和力道,儼然比對薄小墨還嗬護。

若他知道丫丫是他女兒,一定是個女兒奴吧!丫丫也一定會很幸福。

呸,她在想什麼呢,丫丫隻能是她的!

蘭溪溪在他放下丫丫的第一秒,第一時間將小墨抱過去:“給,快抱小墨回家吧。”

又是逐客令。

薄戰夜俊臉飛快下沉,莫名就不想如她願:“忙了一下午,滴水未儘,對你的恩人就是這幅態度?”

額!

她忘了,丫丫在幼兒園吃過晚餐,小墨也和肖子與吃過,他們兩什麼都冇吃!

“那……你把小墨放床上,先休息會兒?我隨便做點?”

“可以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就是隨便一說,他答應的這麼爽快?而且他之前不是很嫌棄她做的嗎?

不敢問,她隻能乖乖去廚房做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