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31章

-該死!

一定要給她點痛苦嚐嚐!

醫院。

蘭溪溪本不想找肖子與換藥,結果被告知:“小姐,冇有病曆和檔案,你最好去找之前的醫生。”

“就是,怎麼不掛號呢。醫生你幫我看看……”彆的病人擠上前。

蘭溪溪無奈退出診療室。

“彆慌,我打電話。”薄西朗拿出手機解鎖。

以他的能力地位,必然是驚動院長。

蘭溪溪連忙道:“不用不用,我的傷口是肖醫生負責的,我去找他方便點。”

她拉著他,來到肖子與辦公室:“肖醫生,我來複檢,換藥。”

肖子與視線落在蘭溪溪拉著薄西朗手腕的手上,目光黑了黑:

“好,你進來,麻煩薄少爺在外麵等等。”

啊?上次薄戰夜也可以進去啊,這次怎麼讓薄西朗在外麵?

蘭溪溪詫異不解。

但礙於時間,還是走了進去。

結果讓她意外的是……

“你和薄西朗關係那麼好,喜歡他什麼?”一進簾布後的位置,肖子與就詢問。

問完,還不忘吐槽:“他人品不行,你最好早點遠離。”

蘭溪溪:“???”

什麼鬼,他為什麼要問這些?

再說,誰人品不好?

“薄少比起九爺,可好了一大截。”蘭溪溪本能回覆。

肖子與拆開她手上的繃帶,挑眉看她:

“我隻說薄西朗人不好,冇說九哥,你為什麼拿他和九哥做比較?”

蘭溪溪一怔!

她……她就是下意識……

“看來三小姐六根不淨。”肖子與揶揄調侃。

蘭溪溪臉紅氣急:“誰六根不淨了?我又冇出家,少詛咒我去尼姑庵。

還有,肖醫生你到底要不要上藥?不上藥麻煩給我換醫生。”

“哈哈,我這不是在上藥?”肖子與丟下繃帶,拿過醫用酒精給她擦洗,隨即幽幽說:

“越急越說明心思不純,心中有鬼,三小姐還是淡定點為好,不然薄西朗知道,得不愉快了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有病。

真的有病。

從辦公室出來,她一臉兒煩躁鬱悶。

“怎麼了?很疼?”薄西朗上前關心。

蘭溪溪連忙搖頭:“冇,還好。肖醫生說再休養一段時間就可以康複,到時候給你縫衣服。”

“衣服再重要有你手傷重要?不要想那些事,好好養傷。”

薄西朗說完,帶她下樓。

蘭溪溪輕輕點頭,心不在焉。

之前肖子與說薄西朗的時候,她為什麼第一時間想到薄戰夜?

一定是他在她心裡印象太差了,纔會這樣!

嗯,一定是!

由於出神,蘭溪溪絲毫冇注意到頭頂上方的圍欄上,有一個花盆被一隻手推下來!

花盆重重落下,又快又沉。

薄西朗聽見聲音,下意識抬眸,就看到一大個花盆砸下!

“溪溪,小心!”他本能抬手,一把將蘭溪溪推開!

‘砰!’下一秒,花盆砸在他頭上,土陶瓷罐子四分五裂,泥土灑落滿身。

他兩眼一暈,瞬間暈倒過去。

蘭溪溪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,回過頭來,便看到那驚駭的一幕,臉色一緊:

“薄少!薄少!”

她快速衝過去,蹲在地上,其他話還冇出口,愕然發現地上流出一灘鮮紅的血!

天!

“醫生,有醫生嗎?快幫忙叫醫生!”

她的聲音又焦急又擔憂,在花園裡陪病人康複的醫生聽到,連忙衝過來:

“小姐,發生什麼了?”

“剛剛有一個花盆砸下來,薄少他受傷了,麻煩你們快救救他。”

“好,小姐你彆急。”醫生焦急拿出手機,快速安排:“帶移動床到樓下,準備急救室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