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35章

-薄戰夜修長如玉的手將衣物裝好後,轉身,看著女人的背影,陰陽怪氣道:

“你和他結婚了?讓你做什麼就做,年紀輕輕不知道矜持?”

矜持,她很矜持好不好!

用不著他來評判她!

蘭溪溪轉過身去,目光直直望著他:

“姐夫,操心小姨妹的事情,難道該矜持的人不是你?

我不知道你總是這樣是什麼意思,但我很不喜歡,很困擾,希望你以後不要插手我的任何事情。”

說完,她直接拉過他手裡的袋子,轉身離開。

步伐相當快,背影相當傲然決然。

每一次,她都將對他的牴觸,遠離,抗拒,展現的淋漓儘致。

薄戰夜從未見過她這麼不識好歹的女人。

更犯賤的是他,次次因她不受控製!

蘭溪溪叫的薄家司機送她去醫院,坐在車上,她心情又冷又淡。

對於薄戰夜,她真的看不透。

既然在他心裡,她是那麼不堪直視,不值一救的女人,他為什麼還次次上前管關於她的事情?

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謎團。

永遠也彆想看清。

接下來的兩天。

蘭溪溪都守在醫院,照顧薄西朗。

至於蘭丫丫,則死活跟著薄小墨,在薄戰夜家混吃、混喝、混住。

除了擔心蘭嬌生氣,倒也冇什麼。

而薄西朗的傷勢,不算太嚴重,再加上輸血,好的挺快。

不到三天,便可以出院。

他的兄弟們前來看他:

“西朗,你這床上躺著,媳婦在一旁伺候,小日子過的挺不錯。”

“我要是有個這麼乖巧可愛的女朋友,寧願受傷躺床上。”

“今晚一起聚會?慶祝你出院,也感謝小嫂子這麼辛苦。”

薄西朗柔和的目光看了眼蘭溪溪,應下:“好。”

蘭溪溪很想說不去。

但看著大家這麼熱情,實在不好拒絕。

她點頭答應,默默收拾東西。

薄西朗則在她不注意的時候,低聲對兄弟們說道:

“幫我做件事,不要告訴溪溪……”

“好。”

當晚。

蘭溪溪跟著薄西朗到達會所。

“嫂子,麻煩你去換一下這件禮服,今晚秦少向她女朋友告白,我們都幫忙策劃,你獻下花。”一名男人友好遞出衣服袋。

蘭溪溪知道現在都流行朋友一起幫忙告白,也挺羨慕這些女孩子的。

她輕輕點頭,去洗手間換衣服。

隻是,當她推開門進入包間時,整個人都震驚了!

寬敞豪華的包廂內。

地上、桌上、窗台上……全佈置著精美新鮮的粉色玫瑰,還有粉色蠟燭。

空氣中,飄著粉白相接的高階氣球。

燭光搖曳,浪漫溫馨。

“三小姐,送你。”

“送你。”

排列整齊的幾人一一走上來,各送上一份精美禮物,從定製玩偶到限量卡包,份份珍貴。

這什麼鬼?

不是說幫忙告白嗎?

怎麼一個個給她送禮物?

蘭溪溪錯愕。

驚愣間,幾人全部走完,一抹斯文優雅的身影出現在眼眸。

隻見他一身西裝革履,麵容溫潤,手中抱著一大束精美花束,緩緩朝她走來。

走的近了,纔看清他手中的花束,並不是單純鮮花,而是用一堆名貴香水、口紅、以及項鍊寶石等包裝成的花束!

太過貴重,充滿創意!

薄西朗!

他、他他他這麼嚴肅正式做什麼?

“溪溪。”薄西朗目光深情望著她:

“這幾日我想了許多。

在你遇見危險那一刻,我隻有一個念頭,保護你。

在你日以繼夜守在我病床邊時,我想……或許這就是我需要的愛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