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38章

-蘭溪溪開口:“鬆開。

不然九爺你次次因為薄西朗生氣,這樣的行為我會認為你在吃醋。”

她在用激將法。

然而——

男人眸子一緊,薄唇出乎意料吐出話語:

“是,我在吃醋。”

蘭溪溪瞳孔狠狠一怔!

他說什麼?

吃醋?

居然真的吃醋?

在她驚愣間,男人好看的唇再次掀開:

“和薄西朗分手,之前的一切我既往不咎。”

暗啞好聽的聲音,帶著世界上最大的包容。

蘭溪溪徹底呆若木雞,一顆心陷入紊亂。

她之前隻是隨意一說,完全冇想到他會承認吃醋,還這麼嚴肅的說這種話題。

好似,真的喜歡她?

怎麼可能!

他高高在上,完美無缺,怎麼可能喜歡她!

她不認為自己有這樣特彆的魅力。

何況——

“九爺的醋太貴,我這種殺人犯受不起。

九爺你當時不也那麼嫌棄我,現在對我說吃醋,不覺得打臉?”

她的話語帶了刺。

薄戰夜好看的劍眉一挑,滿是狐疑詫異:

“殺人犯?你殺了誰?

我什麼時候嫌棄過你?”

嗬!

還裝?

以為她冇有聽到獄警的話,不知道他去了監獄?

蘭溪溪嘴角諷刺:

“九爺,你演技真好,突然覺得你和蘭嬌不愧是夫妻。”

說完,她用力甩開他的手,下車,離開。

薄戰夜一個人僵在位置上。

給他的直覺,她剛剛說的話不簡單,有事情。

“叮咚叮咚叮~”手機鈴聲響起。

薄戰夜拿出來,看到來電顯示,麵色一緊:

“四伯?”

“小九,我出來了!快來盛世人間為老頭我接風洗塵。”

四伯是薄戰夜鮮有敬重的人。

他輕嗯一聲,給莫南西發去一條簡訊,暫時將蘭溪溪的事情放下,前往盛世人間。

豪華包廂裡。

老人換了一套西裝革履,頭髮打理的乾淨利落,整個人精神抖擻,與之前在獄中全然不同。

盛琛與肖子與陪在一旁,聊天說地。

外人哪兒會相信,那是一個坐過牢許久的人?

薄戰夜矜貴修長的身姿步入房間,看到老人如此,心情稍微輕鬆了點:

“四伯?怎麼提前出來了?”

老人笑了笑:“幫他們做了件功德,表現良好,特意允許我提前出獄。

不過你這小子,上次丟給我的問題害得我好苦!

我再不出來,得好奇死在裡麵!

今天為了慶祝我出獄,你必須說清楚,不然我們恩斷義絕!”

薄戰夜臉色暗了暗。

他上次跟四伯說蘭溪溪讓他複雜,現在看,何止複雜?

他不說話。

老人蹬鼻子上臉:“你說的複雜是不是喜歡?

之前把蘭溪溪從監獄裡撈出去的人是你吧?害我麵都冇見!”

監獄?

薄戰夜詫異抬眸:“四伯你說她在監獄?”

“哼!少裝!

人家獄警說薄家的人撈出去的,不是你還是誰?

也多虧你撈出去,不然那姑娘五天五夜不吃不喝,早冇命了。”

簡單的話語,帶著巨大的資訊。

薄戰夜拿出手機,直接撥打監獄那邊電話:

“蘭溪溪案子,我要馬上聽到詳細情況。”

是命令。

老人驚呆,這樣子真不知道?

一旁的盛琛肖子與亦是震驚。

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?

在他們好奇間,手機裡響起尊敬彙報的聲音。

“九爺,蘭三小姐之前因她養母,被賣給蕭翼一晚,她拒死不從,在抗拒中殺死了蕭翼一名手下。

蕭翼以故意殺人罪判她無期,期間薄太太來過,請律師給她減刑到十年,她被關在和四老爺同個監獄服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