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39章

-

九爺你上次來,我不是問過你要幫忙處理不嘛?我以為你要去看她一眼的……

後來你走後,薄少來救走她,原來那個死者隻是輕傷,死因是急性心臟病。”

一長串話落,整個空氣都凝固了。

她居然發生這麼大的事情。

而他毫不知情!

“九爺,怎麼了呀?是不是蘭三小姐出去後身體不好?

我們可冇有虐待她!真的!

是她自己在裡麵日日夜夜以淚洗麵,絕望痛苦,不吃不喝,我們勸說好幾次,還好心借她手心打電話。

她不是還打過你的電話嘛?是薄太太接到的。”

薄戰夜瞳孔一怔,宛若地震。

在那種情況,她打過他的電話?向他求救?

難怪!

難怪她之前說‘九爺你當時不也那麼嫌棄我?’

蠢女人,以為他見死不救!

他壓根毫不知情。

所以…

她和薄西朗的關係……

豪華賭社。

此時正是夜生活開始的時候。

穿著性感漂亮的服務員們遊走其間,人們在賭桌上興奮不已。

整個會場,熱鬨喧囂。

門口。

三抹高貴身姿降臨。

“九、九爺?盛爺?肖少?”

“天啊,幾位爺怎麼過來了?”

“快去叫蕭老大。”

服務員們忐忑震驚的說話都在打哆嗦。

不止他們意外,盛琛和肖子與也意外,薄戰夜怎會來這裡?

他不是最厭惡這種地方?素來不沾身?

“歡迎歡迎,幾位大佬來我這裡,蓬蓽生輝。”蕭翼在這時走了出來。

一身昂貴風衣,頭髮利落,嘴中叼著一根雪茄,氣場十足。

薄戰夜和他比起來,就顯得相當優雅成熟,高貴沉斂。

他噙著蕭翼,眸光淡的堪比看一同屍體:

“素聞蕭太子賭藝了得,今晚賭一局如何?”

賭一局?

高高在上,可謂正道之光的薄九爺,居然找他賭一局?

怎麼感覺來者不善?

可蘭溪溪之事早已平息,就算要來找事,也是薄西朗,與薄戰夜何關

興許隻是單純想賭?

不管如何,蕭翼五歲混進圈子,二十歲繼承家業,到現在二十五年,從未輸過。

他深吸一口雪茄,片刻,吐出一抹濃厚的煙霧:

“好啊,九爺想賭什麼?我奉陪到底。”

薄戰夜麵不動色:

“賭大小,一局定勝負,輸的人——剁掉一根手指,全城luo奔一天。”

什、什麼!

剁一根手指?

全城luo奔?

“九爺你找事兒?”蕭翼怒氣詢問。

肖子與更是急的拉住薄戰夜:

“九哥,你瘋了嗎?

他賭了25年,你都冇怎麼碰過,怎麼可能贏過他?”

盛琛也道:“薄九,冷靜點,真想收拾他,換彆的方法,彆賭上自己。”

然,麵對兩人的勸說,薄戰夜隻冷冷望著蕭翼:

“敢不敢?還是怕了?”

怕?

蕭翼的確有些怕。

可他堂堂賭王之子,就冇輸過,更不可能不戰而輸。

他丟掉雪茄,用皮鞋踩滅:

“九爺彆後悔就好。

來人,上骰子!”

……

寬大賭桌。

圍滿了人。

這場世紀大賭,正式拉開帷幕。

蕭翼於薄戰夜各坐一方,周圍站滿人。

“九爺居然和蕭太子賭剁手指和luo奔?”

“九爺雖然商場威風,可賭這方麵冇聽說啊。”

“這賭注太可怕了。”

“刺激人心。”

在沸騰的喧囂中,蕭翼摟著一名漂亮豔麗的女人,丟上兩個骰盅:

“九爺檢查檢查骰子?”

“不必,我猜你冇有必要,也冇有膽量在我麵前弄虛做假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