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4章

-薄戰夜將小墨放到蘭丫丫身邊,柔和的壁燈下,一雙孩子,異常安然可愛,那眉眼,越看越像。

‘簡直像一對龍鳳雙寶’耳邊迴盪起肖子與的話語,他眸光深邃。

若真是一對龍鳳雙寶,挺好。

薄戰夜深想間,一旁床頭櫃上的一個擺件吸引他的注意,他拿過來,隻見上麵是蘭溪溪和小包子的合照。

那時的小包子不過幾個月,很小很瘦,像隻小貓兒,一掐就會失去生命,而蘭溪溪目光柔和,麵帶笑意,十分溫柔慈愛,一大一小,分外幸福。

小包子看起來,很像她的親生女兒?

這個念頭,著實大膽……

就在這時。

“九爺。”蘭溪溪出現在門口。

薄戰夜收起思緒,望過去,此刻的她,繫著圍裙,頭髮隨意挽著,小家碧玉清純動人的模樣,哪兒像生過孩子的女人?

他放下襬件,起身:“做好了?”

蘭溪溪點頭:“嗯嗯。”

薄戰夜跟著出去。

坐到餐桌上,看到是一碗簡單的麪條後,俊臉再次冷了下去:“就這個?”

他可清楚記得,當時她做給唐時深的是幾菜一湯,現在對他如此敷衍?

蘭溪溪不知道他在計較那個,隻以為是太簡陋了,解釋:“我想著太晚,小墨又睡著,回去太遲不好,就隨便做了點,你要嫌棄,我給你定外賣?或者改天請你吃大餐?”

這個解釋,讓薄戰夜心情微微好轉。

她要真敢對唐時深殷勤,對他敷衍了事,就死定了!

“不用改天,今晚我不走。”

神、神碼!

他不走?

是要留在這兒過夜?

蘭溪溪震驚的睜大雙眼,不可置信問:“你確定冇在開玩笑?”

薄戰夜冷嗯,挑眉反問:“你覺得我像開玩笑?”

不像。

他素來說一不二,一絲不苟。

但,不管開不開玩笑都不可以。

“這是朵兒家,你的身份也不適合,吃了麵快回去吧,改天我再給你做大餐。對了,如果你是覺得小墨睡著不方便,可以將小墨留下來,我明早帶他過去。”

蘭溪溪說的認真,直接把他後路都給說斷。

薄戰夜眸底深邃,若彆的女人聽說他留下過夜,高興還來不及,她倒好,乾乾脆脆拒絕!這讓他很不爽,隻有他走,冇有她趕的道理。

他冷冷道:“大餐給你記著,現在給我閉嘴,一會兒我和孩子睡床,你自己找地方。”

霸道,直接,不容抗拒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草泥馬,這是她家還是他家啊?憑什麼占她房間?

她還想反駁,然而薄戰夜壓根不聽,三下五除二吃過麪,便站起身,進屋,關門,儼然一幅‘他說了算’,高不可攀的姿態。

蘭溪溪氣的捶桌,這什麼人啊!

還要不要臉?

……

另一邊,塞納彆墅。

蘭嬌洗完澡躺在床上,一襲性感漂亮的吊帶睡裙,如海藻般柔順的長髮,美的驚豔奪目。

之前王磊在她身上留下很多印記,她不敢靠近薄戰夜,現在終於消散,她要想方設法靠近,討取他的歡心,成為真正的名正言順薄夫人。不然誰知道蘭溪溪那賤女人,會不會使詐!

她望望窗外,再看看手機,已經十一點,戰夜怎麼還不回來?打個電話吧。

“喂,戰夜,你還在忙工作嗎?”

“冇有,今天不回彆墅,你早點休息。”電話裡,冷冷淡淡的聲音響起,隨即不等她多問,電話就已掛斷。

永遠,都是這般冷淡的態度。

蘭嬌美臉一抽。

她特意等這麼久,他居然不回來?關鍵是他最近著手的項目都是未開發的新地,不可能住在工作區,會在哪裡?

她拿出手機撥打秘書電話:“幫我查下戰夜現在在哪兒,我要詳細的資料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