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41章

-“是嗎?”

薄戰夜頓住腳步,玩味而又極其冷淡道:

“在帝城,還冇有我薄戰夜不能動的人。

拭目以待,你的父親如何不放過我。”

隨後,他又對莫南西說:

“彆忘了事後給蕭太子打麻藥。

蕭太子還要luo奔一圈。”

事後再打麻藥!

帶傷luo奔!

這是多麼冷血,多麼可怕!

眾人看著薄戰夜離開的高冷背影,心底一陣冷寒......

隻聽說過得罪九爺,不是死,就是生不如死。

今天算是領教到了!

……

蘭溪溪今晚冇有回去。

她不想麵對薄西朗,也不想看到薄戰夜。

“你好,麻煩給我兩杯酒。”

“小姐,要哪種酒呢?”

“隨便,燒心,解愁的就行。”

蘭溪溪說完,走到角落裡的位置坐下。

四年前,她以為她夠可悲。

四年後,還有更可悲。

她一杯接一杯喝著酒。

全然冇注意到,一旁兩個男人的視線落在她身上。

“那女孩看來很失落啊。”

“這不正是機會?”

“去撩到手,今晚我們有樂子了。”

兩男人走上去,一人坐一邊,將蘭溪溪卡在中間:

“小妹妹,心情不好啊?”

“有什麼苦惱跟哥哥們說,哥哥幫你。”

蘭溪溪酒量很小,再加上心情糟糕,此刻已經醉了。

她模模糊糊的視線看他們一眼,還未說話,直接趴倒在桌上。

“喲嗬,今晚這麼順利?”

“走,小妹妹,外麵涼,哥哥帶你回家。”

男人高興的像撿了寶,伸手落在蘭溪溪的手臂上,想要帶走她。

然。

一隻冰涼的大手突然落下。

用力一扭。

“啊!”男人大叫一聲,手顯然斷了!

另一個男人臉色一變,看向出現的矜貴男人。

那周身的氣場明顯非同尋常。

“你是誰?

我們什麼都冇對她做,是她自己喝醉的。”

自然什麼都冇做。

不然他們還會平安站在這裡?

“滾。”薄戰夜冷聲怒喝。

嚇得男人二話不敢說,拉著受傷的同伴就跑。

空氣安靜下來。

薄戰夜柔和深邃的視線落在喝醉的蘭溪溪身上。

她小臉兒精緻,染著酒醉的紅暈,睫毛很長,眼下還有哭過的淚痕。

還是第一次見她傷心買醉。

薄戰夜眸底泛起一抹心疼。

伸手將她抱起,讓她的腦袋靠在他的肩上,抱著她沉穩地朝外麵走去。

蘭溪溪聞到熟悉又好聞的氣息,模模糊糊睜開眼:

“你是誰啊?

好像薄戰夜。”

“嗬嗬。”提到那個名字,她苦笑兩聲,吐槽說:

“不是他。

你這麼溫柔,他那麼渣,不可能出現在這兒。”

渣?

恨他可以理解,這渣又從哪兒的?

薄戰夜邊抱著她走進一間酒店,邊噙著她醉意模糊的小臉兒:

“說說看,那兒渣?”

“他渣透了,我跟你說,他……算了,不想提他。”

蘭溪溪話說到一半,突然腦袋一歪,抬手抱住他的肩:

“先生,我感覺你是一個好人,我醉了,麻煩你送我回家。

謝謝啊。”

薄戰夜啞然一笑:“……”

好人。

看來,她喝醉後的直覺比清醒時正確。

五分鐘後,酒店房間。

薄戰夜將蘭溪溪輕輕放躺在床上。

她睡得很沉,很美。

如一隻小貓兒,讓人想揉入骨子裡。

他修長的手指扶開她臉頰上的頭髮,彆到她的耳後,起身打算接熱水給她擦臉。

“唔…彆走……”

女人意外發出呢喃聲,小手拉著他不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