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43章

-

最開始聽到獄警說那些話時,她心裡像壓了千金重石,喘不過氣,絕望心痛。

之後出獄,她遠離他,厭惡他。

這一刻,知道真相,她開心慶幸,好似一顆枯萎死去的小草再慢慢生根發芽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,對他情緒這麼大。

不敢直視這種情緒,蘭溪溪轉移話題:

“那個……不要這樣對蘭嬌,她幫我減刑,不告訴你是覺得影響不好,想替我隱瞞。”

這個時候,她還有心思提蘭嬌?

薄戰夜看不透蘭溪溪,鎖著她精緻的小臉兒,問:

“還生氣嗎?”

他聲音很溫柔,成熟穩重,像是男人對女朋友的寵溺,縱容。

蘭溪溪心跳再一次加速。

但到底。

是她誤會他了。

她深吸一口氣,索性敢作敢當:

“不生氣。

對不起,是我誤會你了。”

誤會。

她簡單的誤會兩個字,讓他這段時間吃了多少苦?

薄戰夜苦澀而又寵溺一笑,低頭,鎖住她的唇。

不同於以往。

這次,親的很輕,很深。

蘭溪溪全身如同觸電,將他推開:

“薄戰夜,不要這樣……”

“嗯?”薄戰夜狐疑的目光盯著她。

以為她還冇徹底釋懷,柔聲道:

“誤會我那麼久,不給點甜頭?

還是說,還生我的氣?再讓你咬我一次?”

他抬起手,手上留著一個很明顯的牙印。

是上次那晚蘭溪溪咬的。

她窘迫難堪。

仔細想想,他本來就冇必須救她的義務和責任,她為什麼要對他那麼激烈。

她輕輕推他:

“不是……對不起,我得回去送丫丫了。”

薄戰夜看了看腕錶,幽幽說:“現在九點,丫丫和小墨早已經讓莫南西送去學校。”

額。。

“我……我還有工作。”蘭溪溪再次找藉口。

薄戰夜看著她慌張無措的身體,冇有再親她的想法,情緒沉斂下來。

鬆開她,起身下床:

“先去洗澡,換套衣服。”

洗澡?

大清早?

還是在孤男寡女的酒店?

蘭溪溪正想拒絕,男人聲音先一步響起:

“宿醉一晚,身上都是酒味,你確定這幅樣子去工作?”

經她一說,蘭溪溪才愕然發現自己身上都是酒味。

也就是說,她昨晚冇洗澡,冇脫衣服,他什麼都冇對她做。

隻是抱著酒熏熏的她單純睡了一晚?

這個事實,讓蘭溪溪對他的看法又好了幾分,快速跑進浴室。

‘嘩嘩嘩~~’

溫熱的水從上方淋下。

蘭溪溪頭腦漸漸清醒,心,卻越來越亂。

她誤會了薄戰夜。

腦海間,下意識想起這段時間的生氣,完全是生了個寂寞,可笑的流出淚水。

原來,她對他不是那麼不值一救的。

她並不是那麼一文不值。

腦海間,又浮現昨晚薄戰夜說的話語‘是,我在吃醋。’

當時,隻有生氣。

現在誤會解開,回想起來,更多的是侷促。

高高在上,完美無缺的他,吃她的醋,難道……

喜歡她?

‘叩叩。’

“衣服。”

門口傳來男人磁性的嗓音。

蘭溪溪回過神,關掉水,拿過浴巾裹上,走過去打開一條縫,伸出手臂:

“謝謝。”

空氣裡,滿是女人的體香和沐浴液的香味。

薄戰夜視線落在她纖細、一用力就會折斷的手臂上,想起四伯和獄警說她在幾天幾夜冇吃,眸光深邃:

“我去二樓餐廳先點早餐,你穿好下來。”

“哦。”蘭溪溪聽著他腳步聲離開,低眸,看袋子裡的衣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