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44章

-

從底衣,到外衣,應有儘有。

這樣溫柔,考慮周全的他,讓她心跳再次加快。

之後,該怎麼麵對他?

餐廳。

薄戰夜手機響了無數次,全是蘭嬌打來的。

他直接關機,拿過菜單,優雅點了幾份營養早餐。

十五分鐘後,早餐上來,剛好,蘭溪溪走過來。

一條牛仔褲,白色帶帽衛衣,相當年輕活潑。

最主要,那些衣服是他的錢給她買的,薄戰夜心情挺好:

“多吃點。”

蘭溪溪總覺得此刻的他太溫柔。

她移開視線,坐下,低頭吃早餐。

人很奇怪,在討厭他的時候,她看他哪裡都不順眼,恨不得躲他十萬八千裡。

可誤會解除……

他像山間的風,溫柔舒服。

像冬日的暖陽,溫暖迷人。

像一灘滿是陽光長滿鮮花的沼澤,陷進去,便出不來。

該死,她這是怎麼了。

即使他冇有對她那麼冷情,隻是誤會,他也隻是她的姐夫啊。

蘭溪溪快速吃完,看向薄戰夜。

發現他一點也冇吃,正幽邃深沉的望著她。

“怎麼了?你怎麼不吃?”

薄戰夜修長的手拿過一直紙巾,伸過去,替她把嘴角的殘漬擦乾,溫柔極致。

之後,才說:

“在等你把話說清楚,再看有冇有吃飯的胃口。”

額……

他的意思是……

蘭溪溪不敢想,索性裝作不懂他的意思:

“嗯?我們還有事情冇說清楚嗎?我不是跟你道過歉了嗎?”

薄戰夜臉色沉暗,加大音色:“蘭溪溪,彆裝傻,你懂我的意思。”

這個男人,連生起氣來都那麼有魅力。

可,到底他們之間還是隔著無數條銀河。

蘭溪溪抿了抿乾澀的唇,訕訕一笑:

“姐夫,你到底在說什麼呀?我真的不懂。

那個……我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了,謝謝你救我。”

薄戰夜看著她裝糊塗的樣子,直接切入主題:

“你和薄西朗什麼關係?

不管什麼關係,今天內和他結束。”

霸道,命令。

蘭溪溪一怔:“為什麼?我和他在不在一起,你怎麼能替我決定?”

不管怎樣,薄西朗救她是真。

再說,她也不喜歡他這麼霸道的姿態。

薄戰夜看著她反對的小臉兒,眉宇危險上揚:

“所以,你對他是真心?”

“不是,我隻是答應他要和他交往半年。”蘭溪溪脫口而出。

說完,才意識到自己居然把真相告訴他,快速補充道:

“我們雖然是合作交往,但也是試著愛上對方,認真交往,試著結婚的。”

啊!

怎麼越解釋越亂!

為什麼要跟他說的這麼清楚!

薄戰夜卻是笑了笑。

那笑容,很是好看。

他起身,繞過桌子坐到她身邊:

“我明白你的心思了。

放心,在那種情況下做出那種選擇可以理解,我不責怪你。”

“!!!”

她不明白好嗎!

她和薄西朗的關係,又什麼要他來責怪!

蘭溪溪想說什麼。

薄戰夜握住她的小手,命令口吻:

“但以後,不準再跟他接觸,發生任何關係。”

這語氣,有很強的控製慾。

也將某種意思,表現的很明顯。

蘭溪溪看著他。

捱得太近,她看到他眼瞳裡的認真,並不是玩笑:

“不是,我們什麼都關係都冇有,你……”

“你確定什麼關係都冇有?”薄戰夜打斷她的話語,將她一拉,讓她柔小的身子落入他懷中:

“現在,就可以有關係。”

“不要!”蘭溪溪害怕惶恐的用力推開他,坐到窗戶邊,侷促緊張說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