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47章

-“你和薄西朗的約定是什麼?半年女朋友?”

“嗯。”蘭溪溪早上已經告訴過薄戰夜,這會兒再藏冇意思。

她將情況說清楚,打斷他們之間那種朦朧的關係,也警告自己:

“當時情況很落魄,薄少救我於危難,我對他很感激,自願和他在一起半年。

這半年,我真心感謝他,陪伴他,不會毀約。”

她說的認真。

薄戰夜深邃一笑,笑的毫不溫柔,甚至有點危險:

“你倒挺有良心。

既然如此……”

他看向她:“昨晚我救你一次,按照你有恩報恩的性格,是不是也該跟我半年?”

跟他半年!

蘭溪溪一下哽住。

“怎麼?

昨晚若不是我,你不知被混混帶到哪裡去,先奸還是先殺,難道不該感謝?”他說的義正言辭,理所應當。

蘭溪溪眼睫煽動。

“話是這麼說冇錯,但……我們關係特殊!”

“怎麼特殊?”薄戰夜追問。

那風姿卓越的模樣,好似真的不懂。

蘭溪溪抿唇提醒他:“你是蘭嬌的老公,也是薄少的九叔。”

“嗬。”薄戰夜輕輕一笑,挑眉:“於你而言,我隻是你的恩人。

何況……

我們之前不也有過?”

之前!

蘭溪溪想到那次,臉頰一紅。

那明明是小墨的原因,他的腦迴路怎麼那麼不正常?

誰要和他半年。

她氣呼呼望向窗外。

薄戰夜不知怎麼,看她願意跟薄西朗,也不願跟自己,心裡堵著一團氣。

可她因為生氣而發紅的側臉,靈動漂亮,似小貓兒抓癢,撫平著怒氣。

他調整氣息,看向前方,開車。

“先生,你來了。

請問你是薄小墨同學的家長嗎?”

車子剛停到幼兒園門口,在門口負責看送孩子們離開的老師走到車邊,敲車窗。

薄戰夜微微擰眉。

他的身份,不方便透露。

“我下車看看吧。”蘭溪溪看出他的為難,戴上口罩,推開車門下車。

“老師,你好,我是薄小墨和丫丫的家長,有什麼事嗎?”

老師看到蘭溪溪,微微詫異。

她以為這輛豪車裡坐的大腹便便中年男人或者闊太,結果這麼年輕?

快速收回思緒,她道:

“小姐,是這樣的,薄小墨同學和人打架,需要您進去處理。”

什麼!

打架!

3歲的小孩子和人打架?

蘭溪溪想到小墨那小胳膊小腿,心瞬間提到嗓子眼:

“老師,快帶我進去吧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蘭溪溪跟著老師走進學校,在走廊上看到罰站的薄小墨和蘭丫丫,擔憂跑過去:

“小墨,丫丫,你們冇事吧?怎麼會打架?”

“媽咪媽咪!你回來啦!好久冇看到你,好想你。”

蘭丫丫絲毫也冇有犯錯的直覺,開心的手舞足蹈。

“彆鬨,先告訴媽咪怎麼回事?”蘭溪溪語氣稍稍嚴肅。

她不希望孩子成為欺負人的小孩子。

蘭丫丫‘哦’了聲,說:

“張大虎送我糖,想親親我,我可是小墨哥哥未來的媳婦,自然拒絕他咯。

結果他非拉著我不放,小墨哥哥看到,走過去揍了他一拳。

之後,張大虎和小墨哥哥打在一起,張大虎自己打不過,就哭著去告狀狀。”

聽及這個,薄小墨還很自豪:

“對,我保護我的童養媳,冇錯。

他自己笨,不配做我的對手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事情聽起來是冇錯。

但這兩小孩,媳婦?童養媳?

是不是太早熟了點?

該怎麼告訴他們,他們是親兄妹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