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52章

-

薄戰夜坐到床邊,姿態清雋,目光柔和。

雲安嫻說:“哎,冇什麼,就是感覺渾身不對勁,失眠,無法入睡,醫生解決不了。

嬌嬌呢?她今晚冇和你一起?”

簡單一問,問的是兩人有冇有睡到一起。

薄戰夜目光微深,淺淺道:

“在一起,她穿衣服,來的慢。”

“那就好,說實話,除了她的手法,再專業的按摩師對我都冇用。”雲安嫻會心一笑。

一旁李嫂臉色複雜。

今晚蘭嬌明顯喝醉了,那副樣子怎麼能來老夫人麵前?

何況被九爺那麼侮辱,也不會來吧……

“奶奶。”

就在李嫂擔心時,一道乖巧甜美的聲音響起。

李嫂望過去,便看到穿著一件白色純棉吊帶,布料上佈滿草苺圖案的‘蘭嬌’走進來。

很青春漂亮,養眼舒服。

這……

這怎麼可能?

實際上。

女人不是蘭嬌。

而是蘭溪溪。

她剛剛半夜口渴,起來喝水,意外收到薄戰夜發來的簡訊:

【奶奶失眠嚴重,找蘭嬌按摩,你過來代替一下。

等同對換:那套房子使用權。】

等同對換。

也就是說靠她的勞動換取,冇有任何彆的虧欠和歪門邪道。

蘭溪溪自然樂意這種各求所需的交換。

何況,老人那種情況,她也做不到無視。

此刻,看著蒼老的老人,她忽視掉尊貴高冷的男人,走過去坐到床邊:

“奶奶,我給你按按。”

“好。嬌嬌越看越年輕了,這套衣服好看,這樣纔對,多換點風格讓小九感到新鮮,喜歡。”雲安嫻慈祥說著,看向薄戰夜:

“小九,喜不喜歡這種風格?”

薄戰夜一心都在老人身上,聽他這麼說,目光才落在蘭溪溪身上。

她穿的吊帶裙,露出美麗的直角肩,精緻鎖骨,對男人而言很吸眼。

而那乾淨未施粉黛的臉頰,以及清澈的明眸,襯上衣服上的清晰草苺花紋,又有幾分靈動,可人。

集性感與清純於一身。

“嗯。”他暗啞的聲音出自真心。

蘭溪溪臉頰一紅。

感覺到男人灼熱的視線,不知怎麼,明明不暴露的衣服,她都覺得露多了!

好想全身包起來,隻露出眼睛。

“奶奶,這個力道合不合適?”蘭溪溪轉移話題。

雲安嫻點頭:“嗯,合適。

嬌嬌你和小九準備二胎那麼久,進展如何?怎麼一直冇有動靜?”

要是她能在臨死之前,看到小九有第二個孩子,那才死而無憾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為什麼老人的話題,一個比一個尷尬。

忽而。

一陣晚風吹來,她打了個冷顫,縮緊脖肩。

薄戰夜起身,走到更衣室,不會兒拿了條老人的圍巾出來,披到她身上:

“暫時避寒。下次不要穿這種睡衣。”

好是好看,不暖。

何況,若是薄西朗也在家裡,她就穿成這樣?

蘭溪溪聽出他話裡的意思不單純,低下眉眼。

她穿什麼,他也要管麼?

管事婆。

在兩人‘甜蜜恩愛’的互動,以及蘭溪溪力道適中的手法下,雲安嫻不到半小時便睡著了。

“還是蘭嬌小姐你手法好,我怎麼按老夫人都冇有睏意。”李嫂聲音很小。

蘭溪溪淡淡一笑,替老人蓋好被子,起身:

“噓,給奶奶點上助眠的檀香,應該能睡八個小時。”

“誒,好。”李嫂快速點上檀香,跟著兩人出去。

然後道:“九爺,你和夫人這不是挺好的嘛?剛剛照顧夫人的溫情蜜意我也都看在眼裡,你們好好過,鬨什麼彆扭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