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54章

-他喉結滾動,叫她的名字:

“溪溪。”

聲音磁雅磁性。

在這樣的夜晚,太撩人。

蘭溪溪心跳一緊,有種侷促緊張的情緒在心裡盪漾開來。

她聽到男人說:

“冇猜錯的話,外麵男人是薄西朗。

他這樣,你還打算跟他在一起半年?”

蘭溪溪詫異,他怎麼會知道?

也是,冇有傭人敢在薄家放肆,目前在家的年輕少爺,隻有薄西朗,這裡又是北苑,不難猜測。

她抿了抿唇:

“成年男女,逢場作戲,各取所需,不在合約範圍內,跟我和他交往半年不衝突。”

“不衝突?你倒是寬容。”薄戰夜冷淡諷刺一聲。

周遭的空氣,因為他而逐漸下降。

蘭溪溪完全看不透他的心思。

深吸一口氣:“九爺,我和薄少的合約是死約,簽約是我心甘情願,回報他也是我自願,你彆再追問關於他的事情。”

“你的回報就是為奴為婢,以身相許?”薄戰夜不喜歡她這種報恩方式,道:

“說吧,違約需要負什麼責任?他救你之恩,也由我來一併處理。”

他……他這是要她徹底劃清和薄西朗的關係?

蘭溪溪心尖一動。

她不是聖人,聽到他說這種話,還是有些許情緒起伏。

可是,她不傻。

他對她是有好感,興趣,又或者喜歡,但,僅次於如此。

他給不了她太多,他們的身份也不允許。喜歡過後他可以抽離,全身而退。

她呢?身敗名裂,一無所有。

她玩不起他的遊戲。

“謝謝九爺,我的事我自己解決。你還是好好處理和蘭嬌的關係,多想想小墨和老人。”

話音剛落,那邊的動靜也隨著消失。

蘭溪溪掃見兩抹身影離開,直接掙脫開薄戰夜的大手,邁步跑開。

薄戰夜修長身姿站於原地,垂著的大手收緊,一條條青筋浮現。

北苑。

薄西朗將蘭嬌放在床上,換上衣服出門,意外看到上樓的蘭溪溪,臉色掠過一道不自然:

“我忘拿檔案,回來時碰到她喝醉,便把她放進房間。”

蘭溪溪淡淡一笑:

“薄少,你對她的感情無法割捨是人之常情,冇什麼。

隻是她作為薄太太,我覺得你們還是應該剋製一點。總不能一被髮現,我就替她背黑鍋。”

她的不悅,讓薄西朗心裡稍稍滿意,走上前,輕輕撫摸她的頭:

“放心,以後不會了。

對了,九叔在和她離婚,你安慰照顧一下,我先去公司。”

蘭溪溪心裡複雜。

早上薄戰夜因為她,對蘭嬌說出離婚,她以為隻是隨便說說,冇想到真這麼絕情……

她走進房間,看著床上醉的不省人事的蘭嬌,忽而覺得,可恨之人也有可憐之處。

若薄戰夜強行與她離婚,怎麼辦?

……

翌日。

蘭溪溪起床熬了粥,做了兩份清淡小菜。

蘭嬌從樓上下來,看到她,冷冷一笑:

“賤人就是這麼白蓮,背地裡讓戰夜跟我離婚,表麵上裝作關心。

你不該坐在這裡,接演我電影女主角,明年的奧斯卡影後一定是你。”

她將討厭情緒表示的毫不遮掩。

蘭溪溪白她一眼:“人太自戀不是什麼好事。

我隻拿了2個碗,和丫丫吃的,冇有你的份。”

蘭嬌仔細一看,果真看到餐桌上隻有2副碗筷,臉色一變:

“你!”

“我什麼?”蘭溪溪打斷她要罵人的話,說:

“如果我真有心要你和九爺離婚,昨晚你和薄少野外奮戰,我分分鐘可以拆穿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