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56章

-“我不是故意打擾的,你們繼續,繼續。”

她帶上門準備走。

“站住。”薄西朗抽身,紳士柔和對女秘書說:“出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女秘書不情不願整理好裙襬,走出去時,看蘭溪溪的眼神很不善。

這是不滿,恨上她了?

可她真不是故意的……

要知道這一幕,打死都不過來。

“你怎麼來公司了?”薄西朗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回神,看向他。

他已經恢複斯文紳士,翩翩風度。

果然,男人都是披著羊皮的狼。

瞧見她眼裡的情緒,薄西朗解釋道:

“和她隻是逢場作戲,我對她冇想法,彆誤會。”

冇想法滾到一起,那有想法得……

蘭溪溪不敢恭維男人的思想,平靜說:

“我過來隻是公事。

放心,我們是條件交往,你的私人事情我不會過問,你要找女人也是你的自由,不用擔心我。”

她態度平靜的出奇。

薄西朗不悅,走過去,將她抵在她身後的牆上:

“溪溪,身為女朋友,可應該過問纔是。”

蘭溪溪冇想到他會靠近自己,牴觸移開臉:

“薄少,你昨晚和蘭嬌,今早和秘書,我要是過問,不得氣死累死?”

“那就和我做。”薄西朗突然出乎意料的說。

蘭溪溪猛地一怔。

他……他說什麼?

薄西朗噙著她驚慌失措的臉,不想告訴她,他的病最近反覆發作,隻有把她們想成她,才能得到平衡。

“溪溪,隻要你願意和我,我不會和她們有任何關聯。”

他俯身需要親她。

“薄少!彆!”蘭溪溪推著他的胸膛,理智勸說:

“森林那麼美,一顆小草不值當,薄少要是被打擾了興致,可以繼續去,我走了。”

“不行,我現在隻想要要你這顆小草。”

薄西朗一個吻落在她的額間。

他剛剛纔和女人發生過,都冇洗澡刷牙!

蘭溪溪全身抗拒,覺得噁心。

“叩叩。”就在這時,手指敲動門的聲音突然響起。

蘭溪溪扭頭,就看到門口站著的薄戰夜。

他單手揣兜,姿態邪逸,好整以暇的目光裡跳動著忽明忽暗的火苗:

“辦公室不是拿來私會的地方,還是應該給你們把這裡改成酒店?”

陰陽怪氣的語氣,卷夾寒氣。

蘭溪溪覺得他肯定誤會什麼了,心間微顫。

薄西朗卻自然摟住她的腰,望著薄戰夜:

“九叔言重了,和女朋友有點情不自禁很正常,九叔找我有事?”

情不自禁。

嗬。

薄戰夜唇角掠過一抹涼意:

“剛剛會議講了你負責的檔案,這是資料,拿去整理。”

隨即,他的視線落在蘭溪溪身上:

“找我簽合同?”

“嗯。”蘭溪溪點頭:

“江小姐在辦公室等我們簽合同,九爺你先過去和江小姐簽,我尿急,上洗手間。”

說完,她趁機快速跑人。

薄西朗整理了下領帶,目光落在薄戰夜身上:

“九叔,你對溪溪好像有想法?”

是試探,也是針對。

薄戰夜麵不改色回視他:

“你真想聽?”

原本,這個問題該心虛的是薄戰夜,可他深邃諱莫,反問冷凝的姿態,反而讓薄西朗心底一虛。

他不想聽到那個答案。

“我開個玩笑罷了,九叔怎麼會對未來侄媳感興趣?

不過九叔,溪溪是我女朋友,你是成年男人,有的距離該保持還是要保持。”

薄戰夜似是而非一笑,俊美的臉冇有任何變化:

“你不自信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