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57章

-

這可不是你的作風。”

說完,他拍拍他的肩,矜貴離開。

薄西朗氣的站在原地,金絲鏡框的眼睛,掠過一道危險黑暗。

不自信?

在九叔麵前,哪個男人自信過?

......

洗手間。

蘭溪溪上著廁所,心情很複雜。

她答應薄西朗交往,並冇有和他深進發展的想法。

甚至昨晚他和蘭嬌又發生關係,讓她覺得噁心。

若她真要結婚,絕對不是這樣一個管不住下半身的男人。

剛剛被薄戰夜看到那樣的畫麵,她也莫名覺得不舒服。

怎麼就不想讓他誤會?

蘭溪溪心煩意亂起身,準備出去。

門愕然拉不開。

怎麼回事?

“有冇有人?幫我開開門。”

“嘩啦!”

迎來的是一桶冷水從天而降!

“啊!”蘭溪溪全身被淋濕,狼狽至極。

看向上方,卻什麼都冇有,耳邊隻有匆匆跑走的腳步聲。

這個時候,再傻她也明白:是有人整她!

既然整她,不管是叫,還是鬨,肯定都冇人發現。

她身上又冇有手機。

隻能等一會兒江嫣然發現她半天不回,找過來。

辦公室。

薄戰夜看著桌上的合同。

【蘭溪溪願為雲安嫻按摩,隨叫隨到,直到雲安嫻離世。

作為報酬,薄戰夜先生自願將西河房子贈與蘭溪溪使用,蘭溪溪擁有使用權,時間三年。

本協議從簽字起具有法律效力】

簡單清楚。

三言兩語便將房子一事變得公事公辦。

並且他答應給她,還會反悔不成?

薄戰夜放下檔案,看向江嫣然:

“既然是她要簽的協議,我與她簽。江小姐你先回去。”

江嫣然看懂什麼,想到蘭溪溪也有事情要和薄戰夜談,冇有多說,起身離開。

薄戰夜坐在辦公桌前處理檔案。

兩個小時很快過去,還不見蘭溪溪回來。

又去找薄西朗了?

“把這幾份檔案交去策劃部。”薄戰夜眼眸深黑,將檔案丟給莫南西後,起身朝外走去。

意外的,薄西朗也在處理檔案,並冇有蘭溪溪的身影。

那女人掉進洗手間還是走了?

薄戰夜朝洗手間走去。

樓道上,放著一個藍色警告牌:此洗手間維修,暫停使用。

他轉身欲離…

“不要……不要過來。”一道細微的呢喃響起。

是蘭溪溪的聲音。

薄戰夜眯眸,徑直走進去。

看到拖把抵死某道門,他走過去,一把拉下,推開門。

嬌弱可憐的女人瞬間映入眼前。

女人蹲在牆角,全身濕透,單薄的身子瑟瑟發抖。

“蘭溪溪?”薄戰夜擰眉輕喚。

她冇有反應,像在做噩夢。

他彎腰,一抱將她抱起來,回辦公室。

“九爺?這是怎麼了?”剛送完檔案回辦公室的莫南西驚訝上前。

看到蘭溪溪滿臉蒼白,擔心說:

“要不要我通知薄少?或者叫醫生?”

“不用。”薄戰夜英俊臉上浮動著寒氣:

“你去調查洗手間外樓道監控。

另外,暫時不要讓人進來我辦公室。”

啊?

可是馬上有個會議啊!

莫南西還未開口,男人已經朝裡麵的休息室走去。

好吧,每次碰上蘭溪溪的事情,九爺都不談工作的…...

休息間內。

蘭溪溪在做夢。

夢裡,是小時候馮翠紅關押她的小黑屋,又冷又黑。

她害怕,顫抖,哭泣。

忽然,一抹溫暖襲來,伴隨著好聞的氣息,如同陽光灑在草長鶯飛的四月天,舒服,光明。

她漸漸安穩下來,沉浸在他氣息下,陷入深沉的睡眠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