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58章

-

薄戰夜坐在床邊,看著她的小臉兒。

忽然意識到渾身帶刺的她,平時隻是善於偽裝。

很多經曆過的童年陰影,吃過的苦,還藏在她心底。

一旦觸及,便潰不成泥。

“九爺。”門外,響起莫南西很小聲的聲音:

“調查清楚了,是鄰琳達,她和薄少恩愛時被蘭溪溪小姐打斷,心生不滿,就想給蘭溪溪小姐一點苦頭。

你看要怎麼處理?”

和薄西朗恩愛被髮現?

薄戰夜眼眸中劃過一抹諱莫深處,他站起身,開門走出去:

“既然她對薄西朗情有獨鐘,把她安排到薄西朗辦公室。”

“可是九爺,她對你......”

莫南西想說鄰琳達對九爺一直忠心耿耿,畢業於高財大學的她能力更是出眾。

可想到九爺決定的事不能更改,誰讓鄰琳達惹誰不好,偏惹蘭溪溪?

他閉上嘴,恭敬從命,走出去。

薄戰夜轉身回屋,帶上休息室門,意外發現床上的蘭溪溪已經醒了。

他走過去:

“再睡一會兒,量量體溫,看看有冇有發燒。”

他溫柔,優雅。

蘭溪溪心裡卻微微詫異。

她其實剛剛被莫南西敲門聲吵醒了,聽到他們的對話。

鄰琳達是凶手不奇怪,但聽莫南西的意思,鄰琳達對薄戰夜很特殊?

說起來,還挺可憐他的,老婆跟薄西朗睡,情人也跟薄西朗發生關係。

一個字:慘。

“那是什麼眼神?感恩?想以身相許?”男人清冽磁冽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快速回神,誰想以身相許了!

不過之前是他救的她?夢中好聞又溫暖的氣息也是他……

她心裡微微侷促,起身想離開,愕然發現自己身上穿著一件男士襯衫,裡麵什麼都冇有!

“啊!

我……我衣服……”

薄戰夜風輕雲淡:“濕了,難道要穿在身上?”

蘭溪溪當然知道濕了,她想問的是:

“不是你給我換的吧……”

她忐忑,試探,期待答案不是她想的那樣。

結果,薄戰夜回答將她打入十八層地洞:

“是我換的。”

瞬間,蘭溪溪臉色緋紅。

換衣服代表他看到了不該看的,他怎麼可以說的那麼自然隨意?翩翩自得?

“流、氓。”

兩個字,在小嘴裡擠出,吐槽又抱怨。

薄戰夜輕輕一笑,走過去站在床前,居高臨下噙著她:

“那我不該給你換?不該救你?

是我多管閒事了。”

“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蘭溪溪知道自己有點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她站起身:

“我就是覺得男女有彆……算啦,謝謝你,等你有空請你吃飯。”

眼前的女孩兒,天真,任性,直率。

醒來時,看不到一點柔弱悲傷。

薄戰夜腦海間卻浮過她之前弱小靠在他懷裡,如同小貓兒的畫麵。

他說:“我不需要你請吃飯,想吃彆的。”

“嗯?什麼?”蘭溪溪好奇看他。

一抬眸,就對上那雙異常俊美又異常深邃的眼睛。

那裡麵,裝著兩個小小的她,似乎便是答案。

她心跳瞬緊:“九、九爺……唔!”

話未說完,唇瓣被堵住。

男人好聞的氣息侵略性襲來,占滿心肺,侵蝕骨髓。

他怎麼那麼喜歡親她!

蘭溪溪用力推開他:“九爺,我不喜歡這樣。”

“嗯?那你喜歡哪樣?”他磁性暗啞的聲音,硬生生將她的話語變了意味。

蘭溪溪懊惱:

“我不知道你到底為什麼總是這樣對我,但我有尊嚴,有人格,還有道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