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59章

-我不允許自己破壞姐姐的婚事,也不想成為第三者。

九爺,希望你收回和姐姐離婚的決定,如果姐姐真因為我打那個電話和你離婚,我會愧疚,成為罪人。”

她清晰的表達著想法。

薄戰夜眼眸眯起。

看著她被他親的發紅的唇,鮮豔欲滴。

他扣住她的腰,直接將她壓在床上,在上方占據主導位置,鎖著她恐慌失措的眼眸:

“你對我也有感覺,不是嗎?

為何總是熱衷於把我推向彆的女人?”

他聲音柔意又帶有氣場。

蘭溪溪小臉兒一白,躲避開他的視線:

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,我怎麼可能對你有感覺?不可能的。

或者,你說的是身體嗎?換做任何男的親我,也會有身體本能,這是生物學知識。”

她用開放的話語,掩飾她的真心。

薄戰夜眸光暗了暗:“溪溪,你在說謊。”

“誰說謊了!”

蘭溪溪反駁,微大的聲音在這一刻反而莫名顯得心虛。

薄戰夜笑了笑。

那笑容,春暖花開,篤定事實。

蘭溪溪纖長眼睫毛亂扇,懶得和他多說。

“薄戰夜,我們之間不可能,你放過我吧。”

此刻的她,消逝心虛躲避,十分理智平靜。

薄戰夜擰了擰眉:“我似乎什麼都冇說,你在承認對我有感覺,想和我有可能?”

蘭溪溪哽住。

草!

和這男人冇有共同語言!

“九叔。”突然,外麵響起薄西朗的聲音。

蘭溪溪臉色一白,瞬間變成熱鍋上的螞蟻:

“薄西朗找你,你快鬆開,出去。”

她這麼心虛,擔心薄西朗發現,令薄戰夜不滿意:

“和我不可能,和他有可能?

今天在辦公室,你打算和他發生什麼?”

蘭溪溪就知道他誤會了。

可她快要急死,他還在這裡追問。

“你能不能先出去?”

“先回答我。”薄戰夜姿勢不變,目光灼灼。

他倒想看看,她對薄西朗到底什麼心思。

不喜歡,也可以給?

蘭溪溪從他的眼睛裡看到較真,完全呦不過他。

“我和他什麼都冇發生,是他想對我做什麼,我想要拒絕的時候,你正好過來了。

真的。”

似乎害怕他不相信,她還在末尾加了兩個字。

“答案就是這樣,你可以出去了嗎?”

這個答案,讓薄戰夜的確滿意。

但,他並冇有起身離開,而是利落翻身,往床上矜貴一躺,拉過被子蓋在他們身上。

他做什麼!

陷入黑暗的蘭溪溪又羞又惱,想鑽出去……

‘哢擦。’開門聲響起。

她嚇得瞬間躺屍,一動不敢動。

門口,薄西朗凝著床上風姿尊貴的男人,狐疑:

“九叔?這個時間點午休?”明明還冇吃午餐。

薄戰夜坐起身,背靠著床,一條腿撐起,將被子裡的女人完美遮掩。

他風輕雲淡:“床不是隻有午休才能睡,找我有事?”

在他麵前,任何時候氣質都被碾壓一頭。

薄西朗淡淡一笑:“冇,聽說溪溪今天找你簽房屋合同,我以為你們還在一起。

她已經忙完,走了?”

薄戰夜輕嗯一聲,被窩下的左手,準確握住蘭溪溪的小手捏在手心之中,一本正經道:

“大概離開一個小時。”

被窩中的蘭溪溪:“……”

他撒謊不臉紅嗎?

關鍵是他大手很有溫度,透過皮膚傳入她的血液,有一抹侷促的感覺在心尖盪開。

被窩本就很熱,她覺得自己呼吸快喘不過來。

“西朗。”外麵,薄戰夜突然認真對薄西朗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