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60章

-“強扭的瓜不甜,熟瓜纔好。”

薄西朗心思敏銳,細密,自然聽出這話裡之意、

他笑了笑:

“九叔所言極是,但有的瓜,掰開了嚐嚐,才知道裡麵到底甜不甜。”

薄戰夜眸光一暗:“隻怕不僅不甜,還帶毒,到時候後悔,晚了。”

他運籌帷幄,深沉危險。

不給薄西朗開口的機會,他說道:

“琳達以後做你的私人助理,或者,我這邊還有哪些女秘書你看得上,也都可以調過去。”

薄西朗嘴角一抽。

九叔這是用他私生活無情碾壓他?

他想到昨晚琳達陪他加班,今早故意誘惑,有些答案,忽然呼之慾出。

“九叔打的一手好牌,謝了。改天也回送九叔兩個。”

“嗬嗬,不用,我已經有心喜的人了。”薄戰夜說這話時,握著蘭溪溪小手的手微微加重力道。

恨不得將她融入他的骨血之中。

蘭溪溪又氣又好笑。

他們之間女人可以送來送去?

也是,他們這麼有地位,有權勢的男人,哪兒會虧待自己,不多找幾個女人呢?

她忽然想到之前薄戰夜的問題‘你對我也有感覺的不是嗎?’

她不可否認,他成熟英俊的令她心動。

但,僅是心動。

他身邊的女人如過江之鯽,她做不到她們那麼坦然,僅是想要錢,想419。

她想要的是天長地久,深愛不毀。

而他,不是她理想的對象。

所以,有些感覺,適可而止。

“睡著了?”男人好聽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回神,這才發現薄西朗已經走了,快速坐起身:

“九爺,合同你簽好了嗎?簽好的話我先回去了,和嫣然還有彆的工作。”

她一下變得生疏,疏離。

薄戰夜看出她情緒:“生氣了?剛纔他已經走到門口,隻能這麼做。”

他的解釋,涵養,紳士,又帶著特彆的溫柔。

這種溫柔,足以讓任何一個女人淪陷。

但,他的溫柔不是專屬於她。

也許昨晚、前晚他還對彆的女人也彆樣的溫柔過。

而他今天能把琳達送人,誰知道哪天膩了,會不會也把她送人。

蘭溪溪快速整理好心裡的情緒,很平靜的目光望著薄戰夜:

“我冇生氣。隻是我剛纔想通了之前九爺問我的問題。

我們都是成年人,談感情感覺一類的東西太太小兒科,畢竟那種感覺今天可以對你,明天可以對彆人。

所以,並不可貴。”

薄戰夜聽懂她的意思,深邃的眼眸一眯:

“什麼意思?

你是說對我有感覺?但明天也可以轉移?”

蘭溪溪點頭。

看來,他比她想象中的聰明。

她說:“不是嗎?我之前對三哥有感覺,薄少救我時,對他也有感覺,這兩天九爺圍繞在我身邊,同樣有感覺。

感覺這種東西,似乎對女孩子來說,哪個男人溫柔,就可以產生。太容易了。”

她說的太認真,還舉了例。

這次,薄戰夜因為她的話,徹底惱了。

如果她說的感覺是這種感覺,可以給任何人,那他不要也罷。

“蘭溪溪,你應該清楚,不是每個女人都有資格得到我的寵愛,你確定你的回答如此?”

蘭溪溪怎會不知道,他身邊的女人都是有姿色有能力的。

但她不喜歡成為這些女人中的一個,還被他說的好像很榮幸的樣子。

她篤定道:“嗯,謝謝九爺看得起我,我的回答就是如此。”

說完,她起身直接離開。

薄戰夜坐在原地,氣息森寒,臉色冷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