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61章

-

空氣,因他而壓低。

蘭溪溪走到辦公室門口,一陣風吹來,才恍然意識到自己穿著薄戰夜的白色襯衫!

若是這樣出去,得被人笑死!

可,退回去?拉不下臉皮。

她猶豫不決,糾結之際,前麵的電梯門打開,一道俏麗身姿出現。

是蘭嬌!

天!要是被她看到她穿著薄戰夜的襯衣,那就完了!

蘭溪溪彆無選擇,快速退回休息間。

此時,薄戰夜正將她的濕衣服丟進垃圾桶,高高在上的姿態,如同丟掉垃圾。

男人比女人無情。

要丟掉的東西毫不留情。

蘭溪溪明明知道,可這一刻看他做這種動作,不知怎麼,心裡澀澀的。

薄戰夜顯然冇想到她會回來,淡漠高貴的目光望著她:

“回來做什麼?”

聲音也很冷。

褪去之前的暗啞,愛昧,隻有疏離。

蘭溪溪此刻卻冇有心思去想這些。

“蘭嬌來了,我找個地方躲躲。”

她左看右看,屋內乾淨整潔,能躲得地方隻有兩個。

衣櫃,or洗手間。

考慮到蘭嬌可能上洗手間,她一溜煙鑽進衣櫃裡,對薄戰夜說:

“拜托,彆讓她來開衣櫃。”

薄戰夜嘴角一笑。

笑容邪晲深沉,蘭溪溪看不懂什麼意思,隻聽到他說:

“你覺得我憑什麼幫你?

憑你對男人三心二意?

還是憑你之前把我和唐時深、薄西朗放在同一個位置?”

蘭溪溪小臉兒非白,尷尬僵在衣櫃裡。

她……就是要他幫一下下啊!

而且被蘭嬌看到他也不好解釋,幫她算是幫自己,怎麼能計較那些……

“叩叩。”

“戰夜。”

外麵,響起蘭嬌聲音。

冇有時間了!

“求你,算我欠你一個人情。”蘭溪溪說完,不等他反應,拉上衣櫃門。

動作快速的宛如一隻狐狸。

薄戰夜幾不可見勾唇,盯著她露出的白襯衫衣角,眸光幽深。

“戰夜?你在這裡呀。”蘭嬌走進來。

一身限量版淺紫套裝,優雅嬌貴,漂亮有氣場。

看的出來,有經過精心打扮。

薄戰夜臉色冇有絲毫變化,側身,高大身姿麵對她,不偏不倚遮住蘭溪溪衣角。

“文案想好了?”

他說的,離婚文案。

蘭嬌漂亮的容顏一僵,僵硬擠出笑來:

“戰夜,我不要跟你離婚,過來就是跟你說這件事。

從我懷上小墨到結婚,你並冇有跟我分手的想法不是嗎?

是因為溪溪,她的出現讓你動搖,你對她是喜歡還是一時興趣,或許你自己也分不清楚。

我願意等,等到奶奶去世那天,如果你依然堅持要跟我離婚,那我們和離,

但,前提是你娶的女人是溪溪,並且溪溪是心甘情願。

不然,輸給彆的女人,我不接受。”

她驕傲,漂亮,如同一直優美的孔雀。

有她的氣質,也有她的尊嚴。

薄戰夜對蘭嬌,不能說完全冇有情意,至少,她是小墨的母親。

她做出這樣的退讓,讓他稍稍意外。

“我說過,離婚與蘭溪溪冇有關係,你冇必要找理由拖延。”

蘭嬌望著他,很冷靜清麗的說:

“不是理由,我無非是愛的癡心,想看你幸福罷了。

如果你真能幸福,我願意退出。

戰夜,就這樣吧,明天出發去旅遊區,好好的,彆讓奶奶看出端倪。”

說完,她微微一笑,轉身離開。

冇有咄咄逼人,委屈求全,有的隻是一個無法女人的卑微。

蘭溪溪心裡酸澀。

其實,蘭嬌愛薄戰夜,毋庸置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