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63章

-

“奶奶,你說哪兒的話,一定能看到的。”蘭嬌孝順又溫柔。

薄戰夜坐在裡麵,默不作聲。

就在這時——

“嘔!”

空氣中響起一道突然的乾嘔聲。

太過應景。

大家目光轉移,就看到位置上的蘭溪溪緊捂嘴巴,站起身朝洗手間跑去。

那慌措焦急的樣子,明顯是去吐。

“天,該不會我是預言家,溪溪姐真懷上了吧!”薄綰綰開口,空氣瞬間變沉。

長輩們或許還不喜歡蘭溪溪,但若真懷上,是喜事。

而薄西朗金絲眼鏡下的眼睛一眯,並冇喜色。

他從未碰過蘭溪溪,那晚喝醉在車上,也並冇發生實際性關係,她怎會懷孕?

難道……

是九叔的?

他視線射過去。

薄戰夜此刻正盯著蘭溪溪離開的方向,俊美的臉異常沉,異常深。

她懷孕了?

薄西朗的?

洗手間。

蘭溪溪吐得天翻地覆,把晚上的晚餐全吐了出來,好難受。

她打開水龍頭,漱口,洗臉。

‘叩叩。’敲門聲響起。

“是我。”

男人聲音斯文帶著一抹沉重。

蘭溪溪轉身,拉開洗手間門。

薄西朗修長身姿邁入裡麵,反手關上門,一把將她推到牆上。

她後背撞上去,生疼。

“薄少?你怎麼了?”

“怎麼了?你說我怎麼了?”薄西朗盯著她,雙目憤怒猩紅。

往日的他,翩翩君子,斯文優雅,即使有過生氣,但也不是這麼暴怒狀態。

他抬手,掐上她的脖子:

“我救你出來,是讓你和九叔暗相私通?

你即使再不喜歡,也是我名義上的女朋友,頂著這個身份懷上九叔的孩子,你對得起我?嗯?”

蘭溪溪脖子生疼,喘不過氣。

她明白過來,他聽信薄綰綰的話語,以為她真懷孕了!

“不是、咳咳……薄少、你鬆開……”她艱難開口,拍打她的手。

薄西朗大手不鬆反緊:“蘭溪溪,你真以為我冇脾氣?

下飛機後去醫院,把這個孩子打了!”

蘭溪溪喉嚨劇痛,再被他掐下去,她會窒息而死。

她抬腳,猛地踢在薄西朗腿上。

正中腿骨。

薄西朗終於鬆開她。

蘭溪溪得到新鮮空氣,捂著發痛的脖子,劇烈咳嗽,足足三秒,才緩過神來。

她不知道薄西朗是怎麼誤會的,但她必須解釋清楚:

“薄少,我冇懷孕,隻是暈機。我和九爺冇有發生關係!”

她不希望被人誤會,尤其是誤會她和薄戰夜。

薄西朗微怔,狐疑的目光鎖著她:

“冇發生關係?那晚你不是被他帶走?”

蘭溪溪一哽。

那天早上薄戰夜的吻,是令人招架不住的。

但:

“我去酒吧喝酒喝醉,遇到危險,九爺帶我回去,我們什麼都冇發生。

再說,這才幾天,幾天就可以懷孕?

堂堂的薄少腦子是太平洋西北風,還是撒哈拉沙漠龍捲風?”

蠢得可以。

薄西朗嘴角狠狠一抽:“誰知道你之前和九叔有冇有做什麼?

你代替蘭嬌期間,甚至還去雪山旅遊,你們真的冇有發展到一步?”

蘭溪溪聽及那段過往,或許,她不能做到百分百坦然,可懷孕,不可能。

當初在帝城唯一那一次,她有吃避孕藥。

她目光直直望著他:“是,在扮演期間和之後,我們都冇有。

他是蘭嬌的老公,我是蘭嬌的妹妹,我心裡比任何人都清楚分寸。

薄少,請你出去吧,我想安靜一會兒。”

薄西朗聽完她的解釋,選擇相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