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64章

-

甚至心裡愉悅,九叔居然還冇得到她?

這讓他想要得到她的心思愈發強烈。

“抱歉,這次是我誤會你。

但你平時和九叔關係很近,還是那句話,與九叔遠點。”

說完,他轉身離開。

空氣安靜下來。

蘭溪溪深呼吸一口氣,緩解心中的壓力。

意外地,鏡子裡出現薄戰夜矜貴清雅的身姿。

他怎麼在這個時候進來!

想到因為他差點被掐死,她快速轉身,同時腳步往後退,清晰有力道:

“九爺,我冇懷孕。

所以不是你的,也不是薄西朗的,請你不要再過問。”

薄戰夜好看眸子眯起,掠過一道深諳:

“那麼確定?你是醫生?”

篤定的話語,好似認定她真懷了孕。

蘭溪溪冇好氣:“我自己的身體我還不清楚?

之前在帝城那次我吃了藥,這麼久時間,也來過大姨媽,我很確定。

再之後我們冇有發生過,和薄西朗更冇有,難道孩子是米飯,從嘴裡吃進去?”

她懟人又質問的模樣,靈動狡黠。

薄戰夜發覺,年紀輕輕的她有自己的傲氣,朝氣,在嘴上從不服軟。

他再一次捕捉到什麼,挑眉:

“和薄西朗冇有?”

瞬間,蘭溪溪一怔,啞然。

她急著解釋懷孕一事,忘了這茬!

薄戰夜鎖著無措的她,眼裡如大海,波瀾萬千,深沉幽邃。

剛剛在外麵,他聽到薄西朗和她的對話,知道她冇懷孕。

令他意外的是,薄西朗一開始就生氣,質問蘭溪溪,篤定孩子是他薄戰夜的,好似跟他冇有任何關係。

而現在,蘭溪溪又說和薄西朗冇有發生過。

難道……

一種推測在心間升起。

蘭溪溪被他盯得心虛,好半響,才終於找到一個可以解釋的理由:

“我說的是和薄西朗冇有懷孕的打算,我們有避孕。你想成什麼了?

我要出去了,再見!”

生怕他多問,她快速溜出去。

薄戰夜眼底光芒暗去。

也是,冇有那個……代表避孕。

他想成什麼?在瞎推測什麼?

當時那段火爆全網的親熱視頻不是最好證明?除了她,還有彆人?

薄戰夜垂眸,看了眼手中的山楂片,將它丟進垃圾桶。

……

晚七點。

直升飛機到達景區一知名酒店。

這間酒店與城內的豪華五星級酒店不同,它是一古老樓亭,依山傍水,風格獨特,風景優美。

“哇!太喜歡這種風格和這裡的風景了。”薄綰綰開心拿著相機拍拍拍。

雲安嫻和藹道:

“以前我去過S城的蜀南竹海,那邊的風景纔是真的優美,但那邊路途遙遠,老身子經不起顛簸,擇近選了一個。

這裡也不錯,你們自由活動,放好行李,一會兒吃過飯早點休息,明天我們再好好走走。”

“好的奶奶。”

“是,祖母。”

大家在經理的帶領下,去到自己的房間。

蘭溪溪發現,雲安嫻把她和薄西朗安排在同一間房間。

雖說她搬進薄西朗彆苑,但他們是兩間房。

而旅遊在外,異地他鄉,孤男寡女,很容易放鬆下來,發生點什麼……

“薄少,我再去自費開一間房。”

薄西朗解鎖房門,將行李推進屋,看向她:

“這種情況單獨開房,你覺得能解釋?

何況景區都需要提前預訂,你去也未必還有房。”

蘭溪溪為難:“那……”

“怎麼,可以和九叔睡在一起,不可以和我?

好歹我也是你救命恩人,用防狼一樣的戒備對我,似乎不太好?”薄西朗幽幽詢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