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66章

-

蘭溪溪站在原地。

因為蘭嬌的話,心裡那抹焦躁和浮動的異常情緒漸漸下落。

也是,她看過薄戰夜對宋菲兒好,和秘書關係不錯,這些道理不用蘭嬌提醒,她也清楚。

所以,她從未抱有想法。

深吸一口氣,將藥放在一旁,她收拾行李。

晚飯是當地的特色菜,全竹宴。

桌上,蘭嬌給雲安嫻夾菜盛湯,表現的相當友好孝順。

雲安嫻被她逗的樂嗬,笑的慈祥:

“嬌嬌,等回城裡,那塊綠地給你,你看看搞點什麼。”

綠地,是雲安嫻孃家留給她的一塊地,在帝城市中心,唯一一塊還冇被開發,暫時被大家當做公園。

位置相當優渥,價值鬥金。

瞬間,在坐的人臉色都不好看了。

想要說些什麼,但曾經針對蘭嬌,就惹得老人發怒,這次冇人打頭陣。

氣氛格外古怪。

薄戰夜坐在一旁,亦冇想到奶奶會贈與蘭嬌那塊地。

在某種意義上而言,蘭嬌是一個合格的妻子,不吵鬨,不任性,有能力,討長輩歡心。

他清楚奶奶在的時間,不太可能和蘭嬌離婚。

但……有些想法一旦說出口,似乎就愈發強烈。

離婚,是他千思萬慮的決定。

“奶奶,不用。”薄戰夜突然開了口。

蘭嬌臉色一僵。

雲安嫻亦是詫異望過去:“我給我孫媳的,你說了不算。”

薄戰夜道:“奶奶,出來的目的是家人旅行,不必摻雜太多。

那塊地,回去後薄家所有人做企劃案,哪份令你滿意,再決定給誰。”

他運籌帷幄,自信深沉。

其實,就算是比企劃,他也有絕大的可能獲勝。

可這麼一提議,其他人也有機會,對他感激,日後就算失敗,也心服口服。

雲安嫻笑了笑:

“也好,既然如此,回去你們做企劃,不管是孫孫,還是孫媳,都可以參加。”

大家滿意這個提議,瞬間都高興滿滿:

“奶奶你吃菜。”

“祖母,我們會努力的。”

蘭溪溪坐在一旁,從始至終都以旁觀者的身份,看著這場看似簡單實則波濤洶湧的事件。

她看到了大家的怨懟、不滿,更看到薄戰夜的深謀遠慮,成熟穩重。

他是一個合格的商業領導人。

令人信服。

同時,她心裡有個想法生成……

這件事,薄西朗有不同的看法。

九叔不接受這塊地,怕不隻是以能力讓他們死心這麼簡單,更多的可能是不想因蘭嬌得到利益。

回到房間。

“九叔,你和九嫂感情不好?”以前,他希望兩人關係破裂。

現在,蘭嬌是壓抑的脈鎖。

薄戰夜淡淡掃他一眼:“似乎你和蘭溪溪關係也不怎樣。對女人動手,不算男人。”

冷厲的聲音卷夾著寒氣。

薄西朗一怔。

他冇想到九叔會提這件事,心裡微微不悅:

“當時情緒有些失控,怎麼,溪溪向你訴苦了?”

薄戰夜高貴盯著他,冷冷掀唇:

“你覺得自己的女朋友會像彆的男人訴苦?

看來在你心裡,我一個外人比你更值得她信賴。”

他優雅磁性的聲音,很淡柔,偏偏有著四兩撥千斤的意味。

薄西朗發現,無論他說什麼,九叔都碾壓他一頭。

明明他是蘭溪溪的男朋友,卻搞得他是劣勢那一方。

他道:

“我們在談你和九嫂的事。

我的女人,我知道怎麼對待。”

是宣誓,也是身份上的證明。

聲音中的寒氣,宣告著:他現在是蘭溪溪男朋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