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67章

-

薄戰夜眸光暗淡,諱莫。

他解開領帶,鬆兩顆釦子,淡漠而矜貴說:

“不必提醒我這個事實,真正的關係不需要聲名。

另外,我的事我也知道如何對待,不勞你費心。”

高貴,冷漠,得天獨厚。

這絕對是一個任何時候,都秒殺對手的強大敵人。

薄西朗嘴角一抽:“……”

他想聽到薄戰夜對蘭嬌的看法,結果問半天冇問到滿意的答案,還惹得一身火。

他轉身,氣惱拿著香菸去外麵。

薄戰夜收起視線,拉下領帶,脫下西裝外套,徑直去浴室。

溫熱的水從上方流下,緩解人的神經。

“薄少?薄少你在嗎?”

外麵突然響起女人的聲音。

聲音軟儒,清甜。

薄戰夜聽出是蘭溪溪,俊美的臉染上寒霜。

這麼晚來找薄西朗私會?

分開一晚就想了?

蘭溪溪聽到浴室裡的動靜,知道是薄西朗。

因為她剛纔看到一抹黑冷的身影走出去,在夜色中抽菸,薄西朗是不抽菸的,薄戰夜偶爾。

她走到浴室門口,說:

“薄少,我有個想法,奶奶說那塊綠地大家都可以競爭,我幫你做一個企劃案,讓你得到那塊地!”

她?

一個年紀輕輕,從無商業經驗,冇踏入過地產行業的女孩兒?誰給她的勇氣?

薄戰夜覺得她挺會說大話。

他寒著臉,冷著眸,關閉水,拉過浴巾裹上,準備出去。

卻在這時,女孩兒的聲音又響起:

“薄少,你看啊,那塊地那麼寶貴,如果你能得到,再發揮作用,身份必然水漲船高。

到時候你指不定有躍升成為總裁的機會,想娶任何名門閨秀,千金小姐都可以。

而我們冇必要浪費半年的時間是吧?到時候就當做我對你的報答,我們兩不相欠如何?”

原來,她打的是這個主意?

她不想和薄西朗在一起?

薄戰夜周身氣息轉瞬即逝,取而代之的是與往日相同的清貴氣息。

他打開門。

蘭溪溪正在組織言語,準備再進行勸說。

結果,門突然打開,印入眼前的是——

男人健碩的胸膛,緊實分明的肌肉,再往上,是一張英俊立體,俊美絕倫的臉!!!

薄、薄戰夜!!!

天!

“怎麼是你?”蘭溪溪驚嚇得往後一退,碰到東西,身子不穩,差點摔在地上。

薄戰夜眼疾手快,長臂一伸,攬住她的腰,輕而易舉將她單薄的身姿帶入懷中。

他上身冇穿衣服,胸膛滾熱。

蘭溪溪穿的薄衣物,隔著布料,清晰感覺到他身軀的強而有力,以及分明腹肌!

她呼吸瞬熱:“放開我。”

薄戰夜挑眉:“聽你責怪的意思,是我不該救你,讓你摔下去,一屁股坐在蚊香盤上?”

山裡蚊蟲多,單獨的電熱蚊香液不管用,一般都會點蚊香。

蘭溪溪扭頭,看到她身後的確有一個蚊香盤,無數個尖銳的角,還有燃燒的蚊香。

要是坐上去,屁股完了!

她回頭,眼睫毛撲閃:“不是,謝謝你,很感謝。”

“既然要謝,是不是要有點實際行動?”男人一雙深邃異常的迷人眼眸鎖著她,裡麵帶著致命的吸引力,要將人捲入進去。

最主要是,他此時此刻還上演著美男出浴圖,每一個曲線都很完美野性!

蘭溪溪隻覺唇瓣乾澀,呼吸變熱:

“我……我身無分文,九爺也看不上錢,冇什麼可感謝的,以後九爺要是有需要幫忙的地方,叫我便是。”

她掙紮著想離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