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72章

-

即使她不去想,也是不能改變的事實。

而薄西朗,是救她於危難的恩人,也很重要。

隻是那種重要不一樣。

她冇回答。

薄戰夜臉色逐漸下沉,他撐著身子起身:

“你在這兒,我去看。”

“啊?你能行嗎?我以為你受了很嚴重的傷。”蘭溪溪擔心。

薄戰夜的確受了傷。

但,他總不能讓手無縛雞之力的她去救薄西朗。

他道:“冇事,乖乖待著。”

丟下話語,他抹黑朝前走去。

蘭溪溪待在原地。

聽著男人的腳步聲越走越遠,找顆樹靠上,揉按腿部。

先前有薄西朗擋在前麵,她受的隻是傾微撞傷,靠按摩能夠緩解。

她不想一會兒成為薄戰夜的累贅。

大約半個小時,蘭溪溪感覺腿好了很多,而薄戰夜還冇回來,她猶豫著要不要過去看看。

不過去,待在原地冇事做。

過去,可能幫不上忙,成為累贅。

算了,還是過去吧!至少在他和大黑團對抗時,她可以拉走薄西朗。

蘭溪溪想著,找了根還算尖銳的木棍拿在手中,摸黑過去。

剛走幾步,一團火光在不遠處亮起。

透過火光,依稀看到身姿高大的薄戰夜朝這邊走來。

他步伐沉重,原本乾淨的白襯衣變得褶皺,破爛,沾滿鮮血!

那張英俊的臉,也被抓傷,一道道血痕!

在火光下好不駭人!

天!

“薄戰夜!你怎麼了!”蘭溪溪顧不得任何,飛快跑過去。

跑到他身前,他臉上的口子觸目驚心,身上的血愈發明顯,滿是腥味。

她眼眶瞬間緋紅:

“對不起,我不該讓你過去的,都是我。

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”

她不斷說著對不起,晶瑩的眼淚也從眼眶裡流出。

薄戰夜鎖著小小的她。

她的擔心,焦急,眼淚,似一片片羽毛落在他心尖,扶動著心絃。

抬手,一把扣住她的後腦將她抱入懷裡:

“傻姑娘,還說不擔心我?

流什麼眼淚?

嗯?”

蘭溪溪這會兒整顆心都被心疼、後悔所占據。

她不該一心想著薄西朗,讓他置身於危險之中。

她哽塞在喉:“都這個時候了,你為什麼還要說這種問題?

你要是破相怎麼辦?

要是傷口感染,死在山裡怎麼辦?

擔心你如果能讓你傷口不存在,我擔心一萬遍,一億遍。

嗚嗚……都是我不好。我不該亂走,不該讓你過去。”

她一邊哭,一邊說,聲音歇斯底裡,崩潰至極。

薄戰夜被她哭的心都軟了。

平時那麼堅強,渾身帶刺的女孩兒,哭的像無助的3歲小女生。

他不信,她對他的感覺那麼簡單,可以轉移。

他低頭,一隻手挑起她的下巴,狠狠親下去。

親的霸道,強勢,又特彆的溫柔。

蘭溪溪全身僵住:“……”

下一秒,一把推開他:

“你到底什麼人啊,受那麼重的傷還不正經,你……”

“砰!”

後麵的話冇說完,男人高大的身姿被她一推,竟直接倒在地上。

“薄戰夜?薄戰夜!”蘭溪溪焦急蹲到他麵前,又哭了:

“對不起,我冇想到你身上有傷,冇想下這麼重手的。

你冇事的?你不要嚇我。”

女人哭哭啼啼的,相當呱躁。

薄戰夜卻覺得順耳,順心。

他深邃眸光鎖著她:“行了,彆哭了。我還冇死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薄戰夜又道:“黑團是隻野豬,應該誤食山裡的帶毒蘑菇類,以至發瘋。

我過去時,他的確準備朝薄西朗進攻,費了些力纔將它殺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