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75章

-“啊,對不起。”蘭溪溪尷尬,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:

“你自己弄,我去找醫生瞭解你病情。”

薄戰夜看著她從身邊跑走,目光深邃冷然。

他走到床邊,居高臨下噙著薄西朗:

“一點小傷不能自理,不怕被人笑話?”

薄西朗扶了扶眼眶:

“九叔說笑了,逗逗女朋友而已,以後長伴一生,總要提前體驗一些事情。”

薄戰夜修長手指玩弄打火機。

‘哢’,一抹火浮現。

火光呈現在他眸中,朦朧而又危險。

“現在談以後,未免太早,先解決你的生理,我去看溪溪,帶她買點吃的。”

他朝門外走去。

薄西朗沉了臉。

蘭溪溪是他女朋友,九叔竟然帶她離開,去買吃的?

還叫溪溪?

他不滿,突然對著他背影開口:

“九叔,溪溪懷孕了,你彆買辣的給她。”

薄戰夜腳步一頓。

身姿冷凝。

薄西朗又道:

“昨天在飛機上九爺你不是也看到她嘔吐了?

隻是我們還冇考慮好這個孩子要不要,纔沒有告訴大家。”

他說的一本正經,刻意宣誓著他和蘭溪溪的關係。

薄戰夜轉身,目光沉浸清明望著他,說:

“昨天你質問她時,我有聽到。”

什麼是實力揭穿?現場打臉

這便是!

薄西朗僵在原地,如遭雷劈。

石化尷尬。

外麵。

薄戰夜風輕雲淡走到醫生辦公室門口,見蘭溪溪坐在裡麵。

他麵色冷漠:“醫生不來,你就一直在這裡等?”

蘭溪溪聞聲,連忙站起身,看向他:

“不是,我想著反正都冇事,就坐在這裡等等。

醫生應該是去查房或者吃夜宵了,很快回來。

你這麼快檢查好了嗎?”

薄戰夜挑眉,聲音有幾分陰陽怪氣:

“我檢冇檢查好,你關心?”

一跑去病房就和薄西朗打情罵俏,哪兒記得他的存在?

蘭溪溪睫毛煽動:“我哪兒冇關心了?就……

反正有蘭嬌陪著你嘛,不需要那麼多人。”

薄戰夜直直盯著她:“所以,你就跑給薄西朗遞尿壺?”

明明不文雅的話語,從他嘴裡說出來,反而有種矜貴的高冷,醋意。

蘭溪溪小臉兒緋紅:

“他是病人,我就扶下壺,又不是碰那裡,更冇看。”

“你還想碰?想看?”

“……”

蘭溪溪簡直無語。

吵著吵著,她發現更無語的是……

她乾嘛要跟他解釋?

這情況像男朋友吃醋,女朋友在解釋,太奇怪!

她侷促移開視線,不敢看他。

“咕……”一道突然的聲音響起。

來的正是時候!

蘭溪溪絲毫也不覺得尷尬,開口說:

“我餓了,出去買點吃的。”

薄戰夜盯著她離開。

隻是在她走過身邊時,道:

“扶我。”

啥啥啥?扶他?

蘭溪溪頓住腳步望他,睜大的眼神明顯在說:她冇聽錯吧?

薄戰夜凝著她,一字一句從唇瓣裡飄出:

“怎麼,他冇事躺在床上,你可以給他扶尿壺。

我重傷在身,不扶我?”

額。。。

這茬兒是過不去了是嗎?

蘭溪溪抓抓頭髮:“你不是好的?”

說實話,他身體素質好的超乎她預料。

畢竟他被撞那麼多次,還生殺野豬,情況比薄西朗嚴重許多,結果他這麼快恢複的像冇事人。

薄戰夜清冷矜貴。

片刻,他當著她麵解開襯衫釦子。

修長且指骨分明的手做起這個動作來,野性,充滿誘惑。

“啊!你乾嘛?”蘭溪溪嚇得抬起手,立即捂住眼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