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76章

-哪兒有人當著女孩解衣服的?

混!蛋!

然:

“給你看傷而已,想成什麼?”男人磁性聲音揚出。

蘭溪溪一頓,拿開小手,睜開眼。

然後愕然怔住!

隻見男人健碩精赤的身軀上,佈滿一塊塊傷口,淤青,雖上著藥,也十分明顯。

他背過身去,後背上大一塊紫腫更是滲人!

“天!這麼嚴重?你怎麼不躺在床上休息,還出來!”

等等……

她響起當時楚慧蓉說讓她走路來醫院,後知後覺明白過來什麼,小臉僵住。

他是故意送她!

為了送她,忍著舟車勞頓,顛簸……

他像春天的春雨,降臨人的世界,細細潛入人的心扉。

看似潤物細無聲,實則將每一寸土地滋潤,讓每一顆種子生根發芽,根深蒂固。

“薄戰夜。”

她突然叫他的名字。

不是九叔,更不是姐夫。

在某種意義上來說,薄戰夜喜歡她這般稱呼。

他漆黑深邃的俊眸鎖著她:

“嗯?

你說。”

蘭溪溪發現,他聲音也很好聽。

深吸一口氣:

“不要再對我好了。”

她再固執,終究不是石頭,是人心。

他反反覆覆的舉動,長久以來的侵蝕,她害怕。

害怕自己動搖,害怕自己動心。

可終究,他不是她能動心的對象。

“我和你不是一個世界的人,你再好,我也承受不起。”

薄戰夜柔和的眸子驟暗下去,往前一步,手臂撐在她身側,將她控製在小小的空間內:

“這裡是地球,帝國,怎麼不是一個世界的人?你來自外太空?”

蘭溪溪冇想到他這麼逼問。

極近的距離,他的傷讓她內疚心疼。

他的氣息,讓她侷促緊張。

她說:“你知道我的意思。”

薄戰夜俯身,另一隻手挑起她的下巴,逼迫她對視著他的眼睛:

“我不知道,你說清楚。”

是命令。

蘭溪溪全身繃緊。

也好,都說清楚。

她抿唇,一字一句道:

“你是蘭嬌老公,即使離婚,也有過那層身份。

同時,你是薄氏繼承人,你的身份,權利,地位,註定著你有資格玩弄,隨時退場。

哪怕是我,你也隨時肆意對待,想親就親。

我不行。

我揹負不起玩弄的感情,冇有精力陪你們玩,我隻想安穩生活。”

她說的那般清晰,清楚。

薄戰夜看著她的小唇分分合合,聽完,薄唇緊抿,掐著她下巴的手加大力道:

“蘭溪溪,我真想弄死你。”

玩弄?

隨意?

退場?

她哪隻眼睛看他在玩弄?

“這麼久,你就是那麼以為的?嗯?”微大的聲音帶著薄怒。

蘭溪溪下巴吃痛。

不然呢?

還能是真心不成?

他說是,她也不會相信的。

男人的嘴,騙人的鬼,討好女生時,什麼話都可以說。

她認真道:“總之,我該說的說清楚了,九爺你以後真的彆對我好。

你身上有傷,找醫生開個病房吧,我出去買吃的回來。”

說完,她從另一側跑走。

薄戰夜站在原地,周身森冷,諱莫。

他忽然意識到,她看似聰明狡黠,實則很蠢。

既然她求他彆對她好,那說明她已經心思動搖。

他怎會放過?

蘭溪溪下樓後,路邊就有飯店。

她走進去,點了兩份清淡的套餐飯,自己吃麻辣水粉。

加麻加辣的水粉,令嘴皮都在跳舞。

她絲毫不覺得難受,反而覺得很酥爽

有些汗,辣著辣著就流出來。

有些話,說著說著就清楚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