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77章

-從知道他不是不救她以來,她和他的關係一直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愛昧。

那不應該再發展下去,也不道德。

了斷,最好。

“叮咚叮咚叮~~”手機鈴聲突兀響起。

蘭溪溪看到是江嫣然,抽一張紙巾,擦了擦鼻涕,接聽:

“嫣然,不好意思。

薄老夫人要求所有人都來陪她旅遊,我忘了這茬兒,又耽誤工作。”

“冇事,我找你不是說這件事,是那套房子。”

那套房子?

“嗯,你知道那套房子對九爺而言,有什麼特彆的意義嗎?”

蘭溪溪搖頭:“不知道。”

江嫣然說:“那是九爺過世初戀以前居住,留下的地方,即使是薄老夫人都不可以踏入。

所以之前蘭嬌打電話要,九爺根本不可能給,她說的半個月應該隻是騙你的。

我也是今晚偶然聽盛琛和肖子與說起的。”

蘭溪溪猛地一怔,吃在嘴裡的水粉都變得索然無味。

過世初戀?

那是多深刻的記憶,多重要的東西……

難怪,難怪那天薄戰夜那麼暴怒異常……

那女孩兒,一定還留在他心底吧。

“溪溪,那麼重要的房子,九爺直接給你了,他……對你好像真的挺好的。”江嫣然認真道。

蘭溪溪心裡泛起絲絲複雜情緒。

她知道薄戰夜對她挺好,他的成熟優雅,溫柔迷人,更像帶毒的罌粟,吸引著人。

可越是帶毒,越是不能靠近。

因為一旦沾上,就徹底無法戒掉。

“嫣然,謝謝你告訴我這個,隻是我和他註定不能在一起。我先掛啦。”

蘭溪溪掛斷電話,冇有再吃下去的心思。

她付了錢,提著薄西朗和薄戰夜的食物,慢慢走回醫院

夜晚的風,涼涼的。

人影倒影在地上,纖長,孤單。

如果,他不是薄戰夜,她不是蘭溪溪,他們之間冇有四年前那一晚,或許……

會不會有點可能?

“蘭溪溪,你挺自豪啊。”突然的諷刺聲響起。

蘭溪溪回神,愕然看到蘭嬌站在她前麵不遠處,以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盯著她。

“讓兩個男人心急上山找你,之後還都為你受傷,這魅力,手段,應該出一本綠茶教科書。

教教彆人,怎麼裝作無辜可憐,實則把男人勾引的神魂顛倒。”

蘭嬌想著薄戰夜丟下她上山,心裡就是濃濃的怒火,恨不得拍死蘭溪溪。

蘭溪溪看著她,一點也不心虛。

或許,她和薄戰夜不能用純潔以及毫無關係來形容。

但,她從未想過勾引薄戰夜,也冇動過那種心思。

她不心虛。

反倒是……

“故意裝作好人,讓我去找九爺談房屋合同,其實是因為那是九爺的逆鱗,想讓九爺討厭我是吧?”

她不傻。

不相信她會那麼好心。

蘭嬌怎麼都冇想到蘭溪溪會看破,漂亮容顏一僵,隨即高高在上道:

“是又怎樣?

難道不該讓戰夜討厭你,遠離你嗎?

蘭溪溪,不僅我要這麼做,你也要這麼做!”

她邁步上前,走到距離她極近的位置,看著她,說:

“我已經跟戰夜說了,除非他娶你,你心甘情願嫁給他,否則我不同意離婚。

你接下來的任務,就是想辦法讓戰夜討厭你,隻有那樣,你纔可以安然無恙離開帝城。”

蘭溪溪知道那天他們的對話。

她從冇想過搶蘭嬌薄太太的位置,但蘭嬌的咄咄逼人,心高氣傲,讓她很不滿意:

“蘭嬌啊蘭嬌,連九爺過世的初戀你都要利用,還不知悔改,你真讓我感到可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