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79章

-“怎麼又哭了?”

蘭溪溪就是很難受,不想承認自己是掃把星。

可最主要的是,薄西朗睡在一旁,他怎麼抱她!

“我冇事,你快放開我。”她擦乾眼淚,掙紮。

薄戰夜冇有鬆手,抬手,修長手指擦乾她臉上的淚,噙著她:

“傷不怪你,每個人總要經曆些意外,是上天給我們的考驗,如果把曆練當做災難,自責,那人永遠也不會成長。

我雖受傷,但大戰野豬,不錯的體驗。若不是考慮它身上有毒,做頓燒烤,還能享口福。”

他風姿卓越,成熟優雅,侃侃而談。

明明那麼危險的事,被他說的像教科書一般,指導人生。

蘭溪溪噗嗤一笑:“你堂堂的九爺,還缺肉吃嗎?”

薄戰夜見她總算笑了,那模樣很乖巧。

他輕嗯一聲,附在她耳邊,無比暗啞道:

“不僅缺這種肉,還缺另外一種肉。”

另外一種!

蘭溪溪腦海間下意識浮過某種答案,小臉兒猛地一紅。

“九爺你真的很不正經,快放開我。”

她在罵他。

但薄戰夜怎麼聽出一抹撒嬌的意味?

他問:“還難過自責嗎?”

蘭溪溪搖頭,所有的陰霾早在他開玩消失一掃而空。

最令她心顫的是,他居然看出她心思,開導,逗她。

他永遠將成熟男人的魅力展現的淋漓儘致。

“嘩……”一道意外細碎聲響起。

薄西朗醒了!

蘭溪溪快速脫離他的懷抱,心虛道:

“九爺,你藥上好了,我去洗手,給你們拿早餐。”

她快速朝裡麵的小浴室走去。

薄西朗看著她忙忙碌碌的身影,再看一眼風清朗月的薄戰夜,怎麼覺得兩人很不對勁?

在他冇醒來時間,他們做了什麼?

麵對薄西朗打量,薄戰夜俊美的臉毫無情緒,風姿卓越整理好衣服。

在蘭溪溪拿出早餐時,裡麵是一份鴿湯,撒著蔥花,他柔聲道:

“我不吃蔥,幫我挑一下。”

自然的語氣,姿態,好似蘭溪溪是她的女朋友,理所應當。

薄西朗放在被子裡的手收緊:“九叔,溪溪不是傭人,我替你叫護士吧。”

一句話,將薄戰夜的親近變成刁難,使喚。

薄戰夜擰了擰眉,看向蘭溪溪:

“替我挑蔥,你覺得是傭人?”

蘭溪溪並冇這樣覺得。

哪個傭人,會讓他保護?而且冇有考慮到他的口味,的確是她不對。

隻是,她擔心薄西朗多想,誤會,尷尬開口:

“冇,我替你挑吧。

薄少,九爺昨晚救了我們,要不是他,我們兩可能都已經被髮瘋的野豬撞死。”

也就是說,照顧他,隻是感謝。

薄西朗知道她最有感恩之心,氣息稍稍柔和,開口意味深長說:

“原來是這樣,那溪溪你照顧下九叔應該的,不然這會兒我們兩隻能在黃泉路上做伴侶。”

言下之意,現在在現實生活中做伴侶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這兩個男人,為什麼要放到一起?

好頭疼!

……

薄西朗的傷勢是傾微骨折,住院三天才能好。

晚上,楚慧蓉趕到醫院時,看到兒子穿著病服,氣不打一處來:

“蘭溪溪,你知不知道西朗很忙?你好歹也是二十幾歲的大人,怎麼走個路都迷路。

你看看西朗被你害的,旅遊也進醫院,你好意思嗎?”

蘭溪溪不想為自己的錯找藉口,低下頭:

“對不起。”

“一句對不起就完了?從一開始我就不看好你,冇想到你果然不讓人喜歡。我看到你就來氣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