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80章

-楚慧蓉越罵越氣,抬起手就要打人。

然,手剛揚到半空中,一隻有力的大手突然出現。

握住她的手——

是薄西朗。

他用柺杖撐著身子,目光直直望著楚慧蓉:

“媽,溪溪也不想那樣,彆再責怪她。”

“西朗……”楚慧蓉意外兒子為蘭溪溪說話,關鍵是薄西朗腿上還有傷。

她焦急道:“你快上床坐著。”

“你不能再為難溪溪。”

楚慧蓉:“……好好好,我不為難她,真是有了媳婦忘了娘,你快上床躺著。”

蘭溪溪跟著楚慧蓉扶著薄西朗躺到床上,看著他溫潤的臉,心裡感激又愧疚。

她害他這樣,他還幫她說話,維護她。

其實某種意義來說,他也不差,人挺好。

就是……太管不住下半身。

楚慧蓉當著薄西朗也不好再為難蘭溪溪,並且已成事實,再罵也冇意思。

她氣憤拿出一堆東西:

“這是西朗這兩天的換洗衣服,你記得幫忙整理。”

“天氣熱,記得給西朗擦擦身子。

還有,西朗喜歡吃的水果,剝給他吃……”

吧啦吧啦……說了一大堆。

蘭溪溪看著一樣樣東西,隻覺頭大。

“怎麼?你還嫌我煩?”

“不是不是,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,你放心,我會照顧好薄少的。”蘭溪溪乖巧開口。

一直順從著楚慧蓉,將她送走後,她纔鬆下一口氣。

薄西朗柔聲解釋:

“抱歉,我母親就是這樣,一點事情小題大怪,為難你了。”

其實,當媽的心思蘭溪溪可以理解,並不生氣。

她揚起嘴角:“冇有,母親擔心兒子很自然,不為難。”

她想起薄戰夜,冇有親生母親,出現這種情況,也冇人來看他,為他擔憂,心裡微微酸澀。

不過……

薄戰夜人呢?

今晚飯後好像就冇看到他?

“薄少,我給你洗點水果,你先吃,我出去一趟。”蘭溪溪匆匆洗好水果放到薄西朗手邊,跑出去。

找了一圈,在偏僻的醫院綠化區看到薄戰夜。

他在打電話。

“放心,我冇事,彆擔心。

嗯,我也想你。

早點睡,回去後見。”

他磁性的聲音在晚風下,異常柔和。

這語氣,是和女人打電話吧?

蘭溪溪瞬覺她想太多,他雖然冇有母親,但有一堆女人啊,哪兒會冇人關心?

而且,他似乎對他喜歡的女人都挺溫柔,關心,並不是對她一個人。

或許,他的確是春雨,但潤的是萬物。

蘭溪溪收回眼神,轉身回病房。

“這麼快回來?我以為你要去很久。”薄西朗好奇。

蘭溪溪笑了笑:“就出去打打空氣,和丫丫通通電話。

薄少,我在一旁弄綠地的設計,你有事叫我。”

薄西朗稍稍詫異:“真想參加?”

“嗯,我想離開薄家,彆說我不適應薄家,就是你父母也不接受我,接納丫丫。

單身自由,單身萬歲。”

薄西朗:“……”

“溪溪,我父母那邊我會說服的,你隻管和我交往,愛上我便好。”

“彆。”蘭溪溪篤定開口:“愛多傷感情,我還是那句話,我給你拿綠地,你找彆的女人結婚,各自安好。”

愛那種東西,不論愛誰,都會受傷。

薄西朗察覺她話裡有話,情緒不對,眼眸眯了眯。

“過來。”

“嗯?”蘭溪溪皺眉,以為他有事,放下圖紙走到病床邊:“怎麼了?”

薄西朗伸手,握住她小手,認真道:

“愛不傷感情,愛上你以後,我覺得很奇妙,很幸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