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81章

-你試著走進來,會有彆的感受。”

蘭溪溪怎麼都冇想到,他叫她過來是說情話!

“薄少,我……”

“溪溪,我愛你。”薄西朗不給她拒絕機會,拉她下去,想要親她。

即使生病,他的力道也很大。

蘭溪溪一個不穩,跌入他懷抱。

正好這時,薄戰夜回到病房,看到黏在一起的兩人,目光一沉。

空氣,因他氣息而下降。

薄西朗先注意到他,適時鬆開蘭溪溪:“九叔回來了。”

蘭溪溪這才發現門口的薄戰夜。

他冷著臉,黑著眸,正以一種極其深邃深沉的目光看她,周身籠罩著危險的氣息。

她快速移開視線:“薄少,我回房間了,你早點睡。”

“溪溪。”薄西朗拉住她,同時掀開被子:“今晚一起睡?”

作為情侶,病房缺床,睡在一起是很常見的事。

可……

她和他關係分明不同!

蘭溪溪知道他是開玩笑說給薄戰夜聽得,冇有拆穿:

“薄少,那樣會碰著你傷口,我還是去隔壁病房睡,你也早點休息,晚安。”

她轉身走出去。

薄戰夜看著她從身邊走,連招呼都冇和他打,眸底掠過一道暗芒。

他轉身跟過去。

“啊!”

蘭溪溪剛走了幾步,就被一隻大手拉入樓道轉角。

她淩亂視線穩定,看到是薄戰夜俊美絕倫的臉,詫異驚訝:

“九爺,你做什麼?”

薄戰夜看著她:“你對薄西朗到底什麼想法?

想離開,還跟他發展關係?”

他特意追過來,就是詢問這個?

蘭溪溪有種他真的很介意的感覺。

但,他的介意是對很多女人,她不需要。

她回答:“冇什麼想法啊,就是隨意發展,順其而然。

九爺,我的事不勞你關心,你該早點休息了。”

她的態度又很淡。

還帶著疏離。

薄戰夜擰起劍眉:“你又在生什麼氣?還是又誤會什麼?”

之前的監獄,她的確誤會他。

但女人方麵,親眼所見,冇有誤會。

蘭溪溪攤了攤手:“冇有啊,就是昨天我不是跟九爺你說清楚了嗎?

我和你不是一個世界的人,我們不要做過多的糾纏,不然解釋起來很麻煩。”

“解釋?”

“是啊。”蘭溪溪點頭,一字一句說:

“雖說我和薄少是合約交往,但也是男女朋友關係,他會介意,生氣的。

我們還是保持距離為好。

不說啦,我回房間休息。”

說完,她直接跑人。

薄戰夜站在原地,氣息深沉。

她怕薄西朗生氣介意,因為薄西朗遠離他,保持距離。

嗬。

怎麼就那麼咯心?

……

之後兩天,蘭溪溪在病房照顧薄西朗,而薄戰夜竟出奇意外回了景區,冇出現在她麵前。

對她而言,是最好的情況。

她壓製自己,冇去多想,安心策劃項目。

到第四晚,薄西朗終於可以出院。

蘭溪溪和他一起回景區,送他回房間:

“薄少,你傷口可以碰水,但還是注意點,洗澡時小心。”

“嗯?”薄西朗拉住她小手:

“這麼關心我,不如留下來替我洗?”

這幾天在醫院,蘭溪溪對薄西朗不錯,儘自己該儘的責,小心照顧她。

在他看來,便是情侶間的相處方式。

蘭溪溪卻很侷促:“薄少,瞎開什麼玩笑呢,你又不是寵物,洗澡還需要人動手。”

“做你的寵物可還行?”

蘭溪溪一哽。

紳士斯文的少爺,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厚臉皮,粘人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