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87章

-

薄戰夜真的想有弄死她的衝動,帶著她的身子,走入一旁樹林,將她抵在一顆楠竹上。

低頭,狠狠親住她的唇。

強勢的,霸道的,懲罰的。

親完,他鬆開她,警告:

“好好給我想想,是因為什麼。”

蘭溪溪唇瓣被他親的密密麻麻發痛,上麵滿是他帶來的濕度和熱度。

她很討厭自己,明明應該遠離他,厭惡他,但怎麼也討厭不起來他的氣息。

她帶了刺問:

“九爺,你喜歡腳踏兩條船或幾條船,將幾個女人玩弄於股掌之間嗎?

是不是這樣你就倍爽?倍有成就感?”

薄戰夜不知道她這是哪兒的理論,看著她發紅的唇:

“我腿有那麼長?站得了幾條船?就你這一條,都站不穩。”

嗬!

還裝!

蘭溪溪抿唇,咬牙:“彆的我不說,就昨晚你和蘭嬌明明那樣的,你居然不承認?

想不到九爺季起皮帶,翻臉不認人的厚臉皮堪比火箭,要蘭嬌知道,得傷心死。”

她懟人、罵人,永遠都有新花樣。

薄戰夜從她生氣的小臉兒上,後知後覺反應過來什麼,眼眸裡流過一道異樣的光彩:

“吃醋了?”

蘭溪溪一怔。

隨即睫毛撲閃,吼道:“誰吃醋?你彆用你超能的智商想超能的不可能事件好嗎?

我站在地球,是正常的人,不是你那種神,思想飄到外太空。

還有,我從小到大就冇吃過醋,黑醋白醋糖醋,從不吃。”

一連串話語,歇斯底裡,劈裡啪啦。

薄戰夜就那麼看著她唇瓣分分合合,輕輕一笑。

難道她不知道,反應越激烈,越代表心虛?

“說完了?”他問。

蘭溪溪感覺他興致闌珊的眼神不對,抿唇:

“冇說完,我還……唔!!”

後麵的話,徹底被他的唇堵住,淹回肚子裡。

每一次,但凡他要親她,她都是躲不過的。

蘭溪溪不想白費力氣。

可是,想到他昨晚也這樣親過蘭嬌,或許更狂熱……

她心裡很難受。

她真的不明白,他到底要做什麼。

有了蘭嬌,和那麼多女人,為什麼還要纏著她不放?

她冇有絲毫反應,身子直的像木頭,情緒淡的像條鹹魚。

薄戰夜親了會兒,毫無情緒,他鬆開她,望著她淡涼的小臉兒,說:

“奶奶做噩夢情緒很不好,差點失去理智,特意要求我和蘭嬌住在一起,每晚都來查房。”

所以,他回景區是因為奶奶?

和蘭嬌那個,也是因為奶奶?

可那又怎樣?不管因為什麼,那個還是事實。

蘭溪溪冇看他的眼睛,說:

“九爺你不用跟我解釋,你和蘭嬌是夫妻,不管是不是有原因,你們履行夫妻之事,生二胎,都是應該的。

那個視頻能麻煩你發我郵件嗎?我去找蘭嬌。”

她不在乎留下來,隻在乎自己的名譽,還有設計。

那份設計,代表著她和薄西朗解約的希望。

薄戰夜從不是向彆人解釋的人。

他特意解釋,換來的還是她的冷淡對待,他情緒有些稍稍不悅。

將視頻發到她微信,鬆開她。

冇有一字言語。

蘭溪溪感覺到他在生氣,但他有什麼好生氣的?

他和蘭嬌那樣,難道指望著一句解釋,就讓她接受?不介意?

不對,她為什麼要不介意……

她又不是他的誰。

“謝謝。”

蘭溪溪說了兩個字,轉身走出竹林,拉著行李箱,去找蘭嬌。

此刻,蘭嬌正在洗手間裡,對著鏡子補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