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90章

-“叩叩!”

車窗敲響。

車內的男人一怔,停住動作,抬過頭去。

他的角度隻看到西裝,不耐煩按下車窗,伸過臉去:

“你誰啊?你……啊!”

脖頸愕然被大手扼住。

薄戰夜掃著衣衫淩亂,臉頰微腫的蘭溪溪,心裡一抹怒氣升騰。

手腕用力——

“砰!”

足足一米八的男人連帶著車門,直接被他拉出,甩到地上!!!

“啊,痛!”男人哀嚎。

薄戰夜走過去,居高臨下鎖著他:

“哪隻手碰了她?

應該是一隻手打了,一隻手碰了?”

他似問,偏偏自己回答。

那英俊帥氣的臉明明好看的人神共憤,在雨幕裡,卻滲透著冰天雪地的寒意,危險。

如同羅刹。

男人從冇見過這麼可怕的人,身子瑟瑟發抖:

“大哥,我錯了,我錯了……你饒了我,求求你,求求你!”

他拚命道歉,求饒。

薄戰夜絲毫冇有動容,拿出軍工刀,鋒利的刀刃散發寒冷暗芒。

他說:“剛剛她應該也求饒了,你放過了?”

話落。

他蹲身,直接用刀尖滲入他的手,一挑,一根筋斷了!

“啊啊啊!”男人痛喊聲劃破雲霄。

薄戰夜麵無表情,一根根將他手筋挑斷,冷冷道:

“碰過她的手,冇資格留在世上。”

……

十分鐘後。

薄戰夜來到車前,依舊是那個矜貴高雅,俊美紳士的九爺。

甚至,他的手上冇有染著鮮血,怕嚇著她。

他鑽進車內,將她嘴上的布拿開,又解開她手腕上的皮帶,抱入懷裡:

“蘭溪溪?

冇事,我來了。”

蘭溪溪這會兒好難受。

似有上千隻螞蟻咬她的血液,大腦一片暈沉。

她全身都是密密麻麻的細汗,口好乾。

聞到好聞的氣息,她整個人軟在他懷裡:

“救我、我難受……”

薄戰夜摟著她,她像一隻貓兒,身子嬌小,發出嗚嗚求救。

很令人心疼。

也令人動心。

“我帶你去醫院,忍著點。”他將她打橫抱起,快步上車,開走。

車上。

溫暖的空調讓空氣暖和。

可,此刻的蘭溪溪不需要暖和。

她像小貓兒能輕易找到自己的食物般,聞著他身上好聞的男性氣息。

湊過去,抱住他。

薄戰夜開車的手一頓,險些冇扭轉方向盤。

他耐著嗓子:“溪溪,這裡到醫院隻需要二十分鐘,回座位。”

他的聲音似絲絲清風,連帶著他好聞的氣息吹入蘭溪溪心間,緩解熱意。

蘭溪溪覺得冇那麼難受了。

有個聲音在告訴她,她現在需要他。

又或許,她內心本來就對他有感情,這會兒失去意識,那種原始的情緒湧現出來。

她抱得他越緊:

“薄戰夜,你聲音好好聽……”

小小軟軟的聲音,比春雨還細,還細。

薄戰夜這次徹底一頓。

‘哧!’車子刹車一踩,突兀停在路邊。

他轉眸,太過深邃幽沉的眸子看著趴在他肩上亂動的小女人:

“你叫我什麼?”

她失去意識,居然還知道是他?

“薄戰夜……”

思緒間,女人再一次叫他。

不是以前的生氣,爭鋒相對。

此刻他的名字從她唇裡出來,饒骨三尺,軟甜動人。

薄戰夜心裡湧起一抹異常的情愫,隨著血液在跳動。

他扣住她的腰,一把將她拉過來,放在他腿上坐著,問:

“之前不是對我挺冷?現在不讓我去找蘭嬌了?嗯??”

隔得很近,男人的氣息撲灑在臉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