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91章

-

溫溫的,涼涼的。

蘭溪溪很喜歡他的氣息。

她抬手,抱住他脖子,直接親上他的唇。

“我難受……”

薄戰夜靠著座椅的後背猛然一僵。

這是第一次,被這小姑孃親。

哪怕知道她現在不對勁,或許也並冇有意識。

但,她知道是他,做出這樣的反應,是不是表明著……

他的忍耐力有些崩潰,眼裡太過深邃,又透著太多的理智,暗啞著聲音:

“蘭溪溪,知道你此刻在做什麼嗎?”

蘭溪溪哪兒知道?

她隻知道他的唇冰冰的,好聞的。

她在上麵一番胡亂啃咬。

弄得薄戰夜迴應也不是,不迴應也不是。

迴應,這不是她的本能。

不迴應,他是正常的男人,自己心儀的女人主動送上門,哪兒能把持?

在他短短的糾結下。

蘭溪溪膽子越來越大。

她的小手,已經在拉他的衣服。

兩顆釦子散開,領帶也被她弄得稀亂。

薄戰夜隻覺有股熱氣直衝腦際。

再這樣下去,他絕對不能剋製。

他抬手,理智地一把握住她小手:

“蘭溪溪,住手。”

微大的聲音劃破空氣的氣氛。

蘭溪溪一怔。

隨即委屈極了:

“我好難受~~你還凶我……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哪兒捨得凶她?

她不凶他,就已經謝天謝地了。

他柔聲哄道:“聽話,現在這一切不是你自願的,我帶你去醫院。”

說完,他將她放去副駕駛位,給她繫上安全帶,重新發動車子。

隨後,搖下一些他身邊的車窗。

寒冷的風捲夾著雨吹入,讓空氣得到緩解,也讓他的思緒得到暫時的冷靜。

他是喜歡她,但不屑趁虛而入,趁人之危。

之前小墨算計那次、和上次她酒吧喝醉,她清醒後都打了他巴掌。

若他現在隻為一時的衝動要她,隻怕她會徹底將他拉入黑名單,恨他入骨。

所以,他不能跟著亂。

原本二十分鐘的車時,薄戰夜硬生生縮減到十一分鐘。

車子到達醫院地下停車場時,副駕駛位上的蘭溪溪已經又哭又鬨,難受的快要崩潰。

薄戰夜看的於心不忍。

可惜既然決定的事,他不會再動搖。

他抬手,扳過她梨花帶雨的小臉兒,聲音冷沉,警告:

“蘭溪溪,看著我。”

是嚴肅的命令。

他的氣場一向強大。

蘭溪溪水汪汪的淚眼恢複一點點清晰,看著他,呢喃:

“薄……薄戰夜……我這是怎麼了?我好難受……”

她的無助,哭訴,讓薄戰夜整顆心揪在一起。

他甚至有一種衝動——救她,身體力行的救她。

即使她恨又怎樣?她也隻能是他的女人。

可……高傲,自尊,素質,依舊不允許他做那種事情。

他深深望著她:“我比你更難受。

坐在這裡等我,我上去拿藥,五分鐘就回來救你。

安靜坐著,懂嗎?”

蘭溪溪似懂非懂點頭。

薄戰夜不可能抱著這樣的她上去。

在這外市,冇有自己人手和安排,被人拍到,不知又會炒成什麼文章。

對她不利。

他鬆開她的臉,再次檢查她的安全帶,確定不會散開,才放心下車,以最快速度上樓,買鎮定劑。

不到五分鐘,他便回到車裡。

然,車內的畫麵,讓他僵在位置上。

隻見女人身上衣服散開,牛仔褲也被她丟在一旁,畫麵好不直觀。

該死!

這簡直在考驗他作為男人的忍耐力!

薄戰夜感覺著身體裡蹭蹭蹭湧動的血液,擰了擰眉頭,看向彆處,調整呼吸,深吸一口氣,才重新轉過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