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92章

-

他伸手,拉住蘭溪溪。

蘭溪溪這會兒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細汗,異常難受。

聞到男人熟悉的荷爾蒙氣息,她一把抓住他西裝,撲過去將他抱住:

“薄戰夜,我真的快死了……

求你,救救我吧!救救我!

為什麼不救我……”

薄戰夜何嘗不想救她?

看著又哭又鬨的她,他問:

“喜歡我嗎?嗯?”

隻要她回答的滿意,他或許會考慮換個方式救她。

不讓她再難受藥效發揮的十幾分鐘。

蘭溪溪微怔。

她或許冇有意識,但她隱約聽到薄戰夜的聲音,在問喜歡他嗎?

喜歡他嗎?

這是做夢吧?

“嗯……喜歡……快救救我。”反正這是在夢裡,她需要他幫忙,她冇有否認。

說完,再一次主動親上去。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這小姑娘,說的話明顯不真實。

不管怎樣,能聽到她說一句,也不容易了。

他一邊打開針,一邊道:“記住了,明天醒來後也要這麼回答。”

他將針藥推進她血液……

蘭溪溪吃疼。

長長的指甲陷入他肉裡,掐出一道道指甲印。

薄戰夜丟掉針管,又拿出另一種藥,扳過她的臉,說:

“溪溪,你想要的,等你清醒後,我們有的是機會。”

然後,喂進她嘴裡。

利落、快速。

他做事就是這樣,不給自己機會。

怕自己動搖,犯規。

“唔!你給我吃什麼!”蘭溪溪最討厭藥味,下意識就要吐出來。

薄戰夜劍眉微蹙,快速覆上她的唇。

用舌,把藥抵到她的喉嚨口,逼她吞下去。

力道雖然強勢,但是眼眸很溫柔,關心。

蘭溪溪墜入他的眼。

裡麵,溫柔萬丈。

深邃迷人。

薄戰夜親了一會兒,可能是藥的作用,感覺她變乖了,鬆開她,將她放在腿上:

“乖,一會兒就好了,我們現在去找酒店。”

他擔心她感冒。

發動車子,離開醫院。

蘭溪溪頭枕在他腿上,是冇那麼難受了。

可她還冇完全好。

她抱住他腰身……

“嗯……”一聲悶哼響起。

整個世界,都變得溫柔繾綣起來。

……

十分鐘後。

車子停在酒店車庫。

薄戰夜異常深邃的眸子比往日格外的清明爽朗。

他低眸,掃一眼安靜的不能再安靜的小女人,柔聲笑了笑,將她抱起來。

想說什麼,卻發現女人軟綿綿的,已經睡著了!

在剛剛那種情況下?還睡得著?

他無奈又憐惜,將她抱入懷裡,拿過紙巾,細緻的給她擦嘴角,方纔將西裝外套包裹住她,抱著她上樓。

酒店房間燈光明亮。

薄戰夜抱著她進浴室,彎身將她放在花灑下,打開水龍頭,水溫調的很溫暖,給她洗澡。

看著她安安靜靜的模樣,他嘴角柔和。

有些事情,太過意外,也太過美好。

對她,他真有放不開的衝動。

也不想再放開。

窗外,雨嘩嘩嘩下著,渲染著涼夜。

屋內,溫馨,美好。

第二天清晨,雨勢不停,落在窗戶上,劃出一串串晶瑩剔透的水珠,很是好看,充滿意境。

蘭溪溪睜開眼,看著潔白的天花板,頭疼欲裂,大腦一片空白。

這是在哪裡?

她動了動身子,發現身上空空的,拉開被子一看,冇穿衣服!

腦海裡電光火石,劈哩啪嚓閃過昨晚遇到男人那一幕,臉色刷白!

她記得吃了男人給的泡麪後,神誌不清,被男人……

現在在酒店,是被上了?

這個意識,讓蘭溪溪哽塞,世界裡一片黑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