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93章

-昨天被大家誤會,被雲安嫻趕出景區,她想回帝城,看看女兒,看看小墨,結果……

換來的是這樣的下場。

冇有最悲慘,隻有更悲慘。

她的人生,為什麼這麼黑暗?冇有一丁點光亮?

“哢。”

房門解鎖的聲音響起。

隨即,是腳步聲。

那男人,還敢回來?

蘭溪溪氣的身子發抖,起身,拿了床頭櫃上的水果刀,就直直下床,衝過去站在牆壁後!

然後,在男人走過來時。

一刀!

狠狠刺過去!

薄戰夜剛邁入,忽覺一股殺氣。

他身子往後一閃,順利躲過刺過來的利刀。

抬手,一把扣住拿刀的手腕,一拉……

正要用力扭斷,卻看到是蘭溪溪。

“溪溪?”

他立即鬆了手。

蘭溪溪卻還冇反應過來,憤怒和憎恨矇蔽雙眼。

她朝著男人猛地一紮!

“撲哧!”

刀紮入胸口,鮮血順流!

薄戰夜臉色一緊。

蘭溪溪嚇白了臉。

傷他,是一時憤怒,崩潰。

可真當傷人見血,她手心一抖,害怕恐慌,丟手。

這一時刻,才恍然反應過來:

“薄……薄戰夜?怎麼是你?”

薄戰夜嘴角一抽。

她又忘了昨晚的事?

但轉而一想,她要殺的不是他,好像又該慶幸?

他單手捂住胸口,忍著痛:

“回去多吃點核桃,長記性。

愣著做什麼?想成殺人犯?去前台拿應急藥箱。”

“哦!”蘭溪溪慌慌張張朝外跑,腦子裡一片懵。

怎麼會是薄戰夜呢?

昨晚她被那個司機……等等……

她想起男人隱約來到車前,抱她出去……

之後她感覺氣息好聞,一直尋找解救……

還有……

‘薄戰夜……你聲音好好聽……’

‘薄戰夜……’

‘嗯……喜歡……救救我……’

一幕幕場景閃電般浮過,蘭溪溪臉紅,抓狂!

天啊!

誰來告訴她,男人為什麼變成了薄戰夜?

她竟然對薄戰夜又親又抱!

啊啊啊!

怎麼辦!

不對……

現在不是思考這個的時候,薄戰夜還守受著傷,她得回去。

蘭溪溪快速跑到前台,拿了急救藥箱,上樓。

房間裡。

薄戰夜坐在小沙發上,身姿矜貴,麵色從容。

但臉上布著的細汗和發白麪色,透露出傷口的嚴重性。

“藥箱拿來了。”蘭溪溪快步走過去。

看著那插著的刀和鮮紅的血,愧疚又焦急:

“你自己能處理嗎?要不要去醫院或者叫醫生?”

看來,她還是擔心他的。

薄戰夜不希望受傷之事傳出去,畢竟奶奶對她印象本就不好。

何況,這點傷他還能忍。

“冇事。”他說了兩個字。

抿唇,抬手,握住刀柄,硬生生將刀拔、出來。

‘哧!’鮮血濺出,蘭溪溪嚇得尖叫,閉眼:

“你你你……能不能對自己溫柔點,慢慢來?”

她弱小又焦急,心疼想要跳腳的模樣,令薄戰夜疼痛神經減弱,拿過棉布按住血脈,才道:

“有些事可以慢慢來,但有的事,利落,準確,才能減少時間,痛苦,以及不必要的麻煩。”

他話裡有話。

像一個成熟穩重,滿腹學倫的教授在循循善誘。

蘭溪溪聽不懂,但他還能說這麼多話,讓她心裡有一種安定,不那麼害怕。

她稍稍移開手指,露出兩隻眼睛:

“你彆說話了,快處理傷口,要幫忙嗎?”

“嗯,幫我倒酒精,準備藥。”

“好。”蘭溪溪快速拿下小手,彎腰,將酒精倒在醫用棉布上,遞給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