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95章

-可他打算怎麼談?

“九爺……我們什麼事?”

蘭溪溪裝糊塗,不懂。

薄戰夜噙著她:“真忘了?”

狐疑的視線帶著打量,又似兩道X光,能將人靈魂看破。

蘭溪溪移開視線:“是、是啊。

你也知道,我這人記性本來就不好,昨晚又不知道吃了那啥藥,整個人人事不醒,不然我也不會殺你。

不過話說……

你怎麼會找到我的?”

她是在轉移話題,也是真不知道。

薄戰夜回答:“打電話時聽他說麵,推斷出是在加油站,那段路隻有一個。

他既然給你吃了麵,就證明不會開太遠,或進城,必然找個隱蔽冇有監控的地方,十分鐘以內路程,合適的不多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他的推斷力太好,太精確。

蘭溪溪佩服,同時心裡感動。

昨天那麼大的雨,他居然一個個找過去。

她隱約想起他出現在車前,模模糊糊的身影,衣衫微濕,頭髮垂著,俊美立體的臉上落著細細雨珠。

她侷促:

“那那個男的呢?你有冇有記他車牌?或他長相?我要把他送進警局。”

“警局太便宜他。”薄戰夜冷冷說了句:

“已經收拾好,他這輩子無法再做任何壞事。”

這輩子無法再做壞事?

除非冇了手?

“天!你對他做了什麼?”蘭溪溪好奇。

薄戰夜幽幽掀唇:

“冇什麼,就隻是挑斷雙手手筋。”

這還冇什麼!

就隻是?

蘭溪溪全身寒毛豎起來,不敢想象一個人徒手將人手筋挑斷,是怎樣的血腥畫麵。

太可怕。

這時,薄戰夜抬手,一把將她拉下去,控製在懷裡,目光灼灼盯著她:

“我再問你一次,要不要談我們的事?確定一點都不記得?”

壓沉暗啞的嗓音,無比深沉,帶著危險。

蘭溪溪呼吸一緊。

看著他危險如狼的眼睛,有種她要是回答不好,他會直接吃了她,比挑斷手筋還悲慘的下場。

她緊抿唇,害怕緊張:

“就……也不是全都不記得,也記得一些。”

“嗯?記得哪些?”男人追問。

蘭溪溪瞬間尷尬。

她記得她親他、抱他、纏他,說喜歡他……

可這些怎麼說出口!

一張小臉兒紅的滴血,唇瓣緊抿,完全發不出聲音。

薄戰夜看著她滴血的樣子,低頭靠近,唇附在她耳邊:

“看來也不是不記得,是不好意思。

也好,我替你說……”

他緩緩且優雅的數著她的‘所作所為’:

“你在我開車時抱上來,又親又撩,甚至還想解開我衣服,說喜歡我……

之後在醫院地下車庫,你……”

想到那事,他喉結一滾,心間又有股熱氣升騰。

盯著她小小的唇,他該死的,很想親上去。

蘭溪溪看著他灼熱目光,心尖發緊。

他怎麼不說了?難道她還做了什麼難以啟齒的事情?

不,一定冇有。

就他口中說的那些,都足夠麵紅耳赤!

她臉紅如豬肝,移開視線,心虛且慌張:

“好吧,我記得那些,是你說那樣。

可……九爺你也知道,那是在我不理智的情況做的,不是出於我本意,我……”

聞言,薄戰夜柔和麪色下沉,打斷她的話:

“所以,又想說當做冇發生?

你以為我是隨便想親就親,想弄就弄得男人?嗯?”

危險,上揚,生氣。

蘭溪溪頓住,無比尷尬。

她知道他是高高在上,人人畏懼的薄九爺,不是誰都可以站到他身邊,對他做出格事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