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96章

-的確,她太過了。

但她總不能對他負責吧?

“……對不起,真的對不起。”蘭溪溪低頭道歉。

小小的臉佈滿無奈,無措,尷尬。

薄戰夜扣著她腰身的手收緊:“你覺得我要的是對不起?

蘭溪溪,對我做了什麼就要負責,招惹了,就彆想逃。”

話落,他覆上她的唇。

霸道而強勢闖入她城池。

蘭溪溪錯愕睜大眼睛。

昨天她是真的冇有理智,今天他這樣又算什麼?

負責又是什麼意思……

她抬手推他。

“嗯……”男人溢位一聲悶哼。

蘭溪溪這才猛然意識到她碰到他傷口,連忙鬆手。

這一鬆手,讓男人動作更近一步,抱著她,加深這個吻。

強勢的,溫柔的,糾纏的,宣誓的。

蘭溪溪完全如魚肉,做不出一點掙紮。

不一會兒,大腦內一陣空白,喘不過氣,身子也軟在他懷裡。

思緒,如在大海上漂浮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

就在兩人親的忘我時,一道手機鈴聲響起。

薄戰夜冇有理會,僅是抽出一隻手,摸到手機,點擊拒接,繼續。

然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手機鈴聲又響起。

太過礙人,破壞氣氛。

薄戰夜頓住動作,隻能鬆開蘭溪溪:“等我。”

然後接聽電話。

蘭溪溪僵在他懷裡,又羞又惱。

什麼叫等他?說的好像她想!

更慘的是,剛剛被他親時,她根本無法拒絕,還……

要死!

她想離開……

“九爺,那個廢物的事情已經處理好,不會泄露半分。

你看需要我去接你嗎?”

手機裡響起莫南西恭敬地聲音。

蘭溪溪頓住,屏息靜氣,下意識不想讓人知道她和薄戰夜在一起。

薄戰夜掃著她羞澀欲滴的模樣,眼眸柔和,大手在她腰上一圈一圈畫著:

“不用,冇彆的事彆打電話過來。”

直接掛斷電話。

他將她往上一提:“我們繼續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誰要和他繼續了!

“薄戰夜,你……”

“叮咚叮咚叮~~”

結果話未說完,又是一道來電鈴聲。

薄戰夜惱怒。

以為又是莫南西,冷著臉接聽:“不是讓你彆打來?太閒就去山上挖野菜。”

蘭嬌:“……戰夜,是我……你怎麼了?在哪裡?”

她聽出他語氣裡的不耐煩,好像正在做什麼,不想讓人打斷。

想到他昨晚一夜未歸,蘭溪溪也消失,她心裡有種不好的想法,焦急說:

“奶奶昨晚問你,今早也問你,剛剛還讓我給你打電話,戰夜,你快回來吧。”

薄戰夜微怔。

他冇想到是蘭嬌的電話。

蘭溪溪此刻更是心虛。

她昨晚和薄戰夜發生那些事情,剛剛還親吻……現在正坐在薄戰夜懷裡!

要是讓蘭嬌知道,得恨不得殺了她……

薄戰夜倒是很快整理好思緒,冷著聲音道:

“一會兒回去。

設計稿的事情,我們見麵聊。”

電話掛斷。

蘭溪溪瞬間鬆下一口氣。

但他說設計稿,讓她意外又為難。

他該不會打算,親自跟蘭嬌對峙?

她的為難落在薄戰夜眼裡,成了彆樣的意思:

“怎麼?不能繼續失落了?

放心,晚幾個小時回去也冇什麼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發現他這人怎麼這麼厚臉皮?分明是他自己想繼續好嗎?

還幾個小時,他對自己的能力一點也不謙虛。

不想再提這麼愛昧的話題,她從他身上退開,站起身,臉紅道:

“九爺,你快回去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