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98章

-之後可要多瞭解瞭解尺寸,以後好買東西。”

蘭溪溪搖頭。

“不是,他……”

冇解釋完,薄戰夜走了過來:“在說什麼?還冇好?”

蘭溪溪尷尬,正要開口,店員先一步道:

“先生,我再說你女朋友對你真好,給你選西裝,還給你選黑褲,我讓她多清楚清楚你的尺碼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薄戰夜深邃視線看一眼一旁貨架上的褲子,眸中掠過一道瀲灩。

然後,異常深邃又異常俊美的眼睛看向臉紅中的蘭溪溪,低頭側在她耳邊,說:

“大號,兩個加。”

‘轟!’蘭溪溪頭頂炸開一道悶雷。

他他他……不解釋她不是他女朋友也就算了,還告訴他尺碼!

貼身褲的尺碼,告訴一個女人,也太親密愛昧了!

她紅著臉退開,拉過西裝和店員遞過來的褲子:

“你要不要去換?”

說完,快速朝試衣間方向走去。

薄戰夜看著她如小鹿般倉皇而逃的聲音,嘴角淺淺一勾,邁步,走過去。

站在試衣間裡,他優雅而稍稍有些吃力退下身上衣服。

其實,昨晚他有將貼身褲清洗,烘乾,但……

看著眼前那條新的,想到是蘭溪溪親自挑選,他換上。

穿褲子還好,一隻手搞定。

到穿襯衣時,牽扯到傷口,他下意識發出一聲痛嗯。

蘭溪溪就站在外麵,聽到聲音,秀眉皺起:

“怎麼了?要不要我幫忙?”

“嗯。”裡麵應聲。

蘭溪溪想也冇想,快步拉開布簾,走進去。

印入眼前的,便是男人精赤且肌肉分明的胸膛。

她不得不承認,他不僅臉長得驚為天人,身材也一級棒,無可挑剔。

呸!

在想什麼呢?

他現在是一個傷者!傷者!

“你彆動,我幫你穿。”蘭溪溪快速收起思緒,抬手捏住襯衣,輕輕給他穿在身上。

然後,站在他麵前,給他小心翼翼扣鈕釦:

“今天不打領帶吧,釦子也留一顆,讓傷口有透氣的空間。”

薄戰夜輕嗯一聲。

目光垂下,看著認真專注,心靈手巧的小女人,像他的小妻子,心中異常柔,異常軟。

他抬起手臂抱住她不盈盈一握的細腰,將她抵在她身後牆上。

低頭,又要親上去。

在她身上,他總有剋製不住的情緒,隨時想親。

“彆!!!”蘭溪溪抬手擋住,眼中滿是抗拒緊張。

薄戰夜擰了擰眉,看著她,柔聲不解:

“怎麼?”

蘭溪溪要如何回答他這個問題。

她和他本來就沒關係,不該做這些舉動好嗎?

但他風輕雲淡,一本正經的姿態,好似很正常。

她和他的思想,根本不在一個國際頻道。

在她沉默間,薄戰夜輕輕揉著她的腰,暗啞的嗓音問:

“溪溪,知道送男人黑褲,代表什麼意思嗎?”

想親自脫開!

蘭溪溪腦海裡本能浮現這個答案,她一陣心慌臉紅,快速解釋:

“不是,我就想著昨天下雨,你衣服可能裡外都淋濕,又有潔癖,就順便讓店員給你買。”

她話語很認真,小臉坦然。

薄戰夜眉宇擰的越深,望著她:

“跟店員說是女朋友?”

蘭溪溪這下聲音更大:“是她自己誤會的,我當時正想解釋,你就過來了。

我發誓,我什麼都冇說!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和姐姐已婚,怎麼可能說那種話?”

薄戰夜隨著她的話語,臉色下沉下去:

“之前在房間呢?接受我的吻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我哪兒有接受,是你自己控著我的腰,霸道強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