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699章

-

她的意思是,她被迫的。

薄戰夜所有的柔意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冰封般的冷凜。

搞半天,是他誤會她的意思。

她還是那樣。

他突然鬆開她:“出去吧。”

然後,不顧傷口,自己穿上西裝外套,冷漠高貴走出去。

蘭溪溪怔在原地。

感覺著他身上異常的寒冷,還有他那高冷孤單的身姿,心裡像被無數根針刺中,密密麻麻的痛。

她這是怎麼了?

為什麼好難受。

薄戰夜自顧付完錢,走出商場。

轉身,看著跟在身後唯唯諾諾,低落安靜的小女人,以為她很為難,不想跟他走在一起,說:

“飯就不一起吃了。設計我會讓蘭嬌否掉。

你看看機票,我開車送你去機場,然後我回景區。”

平淡,沉穩,透著一抹疏離。

蘭溪溪不喜歡他這種態度。

可是,她又該祈求他用什麼態度?

溫柔嗎?

就算他給,也不是長久的。

一路安靜。

車子到達機場。

薄戰夜看一眼她,心裡有股悶氣,很不舒坦。

想說什麼,又覺得說什麼,她都是那副姿態。

他壓下情緒,儘量平穩冷靜理智道:

“買好票了?”

蘭溪溪點頭:“嗯,十一點零五分的票,在機場坐一個小時就行。

不用擔心,你先回景區吧,一會兒老夫人該擔心了。”

她還真是隨時隨刻和他保持疏離,遠離他。

薄戰夜嗤笑了聲。

笑自己,可悲。

“蘭溪溪,在你身上,我第一次感覺到挫敗,什麼都算不上。

進去吧,我一個人靜靜。”

他煩躁找到煙盒,打開,抽出一支菸,點上。

煙霧繚繞,瀰漫他的眼,他的臉,冷寒而又疏離,生氣而又孤單。

蘭溪溪抬手拉住他手臂:“你彆抽菸了,影響傷口。”

“嗬。”薄戰夜又是一聲冷笑。

為了她,他不顧景區的眾人追出來,冒著大雨找她。

為了她,他險些被當做強j犯,被她殺。

她知道傷口,就不知道他對她什麼意思?對他好點?

他煩躁吐出一口煙霧,側臉,眸子穿透煙霧,鎖著她:

“你在意?

什麼時候真正考慮過我感受?

對你好,你抗拒。

親了我,不承認。

親你,你覺得委屈,我強迫。

蘭溪溪,如果你是這種態度想法,從一開始你就不該出現在我世界,招惹我。”

一句又一句,帶著指責,又帶著控訴,生氣。

氣的肝都在疼那種。

蘭溪溪小臉兒緊著,解釋: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冇有覺得你強迫我,我委屈。

真的,我冇那樣想。”

薄戰夜追問:“那你怎樣想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……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。

她現在腦子很亂。

“我不討厭你當時親我,我擔心你傷口,自責,難受,心疼。

看著你現在生氣,我也難受,想安慰你,解釋些什麼。

可是薄戰夜……

我們可能嗎?

我們永遠都不可能,你為什麼一定要逼我說這些不能說的?不該麵對的?”

她委屈而歇斯底裡說出心聲。

薄戰夜脊背微怔。

他聽到了什麼?

她說她難受、想安慰……

他握住她手腕,將她拉過來,目光深深鎖著她:

“怎麼不可能?

溪溪,隻要你往前一步,剩下的九十九步,我來走。”

他聲音認真。

眼睛裡好似波濤洶湧,又好似萬千星辰,讓人忍不住墜落。

蘭溪溪呆住,不可思議望著他。

可以嗎?

他真的能走九十九步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