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肖子與怎麼都冇想到自己會撞上人,更冇想到撞到的人還是蘭嬌,他狠狠震驚著。

足足三秒,才恢複理智,跑上去:

“九嫂?”

“九嫂,你冇事吧?”

迴應他的,是一片寂靜。

顯然失去意識,暈迷了!

肖子與心裡一片擔憂焦急,拿出身上的手機撥打薄戰夜的電話:“九哥,我把九嫂撞出事了!”

“怎麼會?”男人尾音往上,天生的磁性好聽。

剛剛蘭嬌還發訊息說到樓下,怎麼會出車禍?

肖子與看著地上“蘭嬌”慘白的臉,解釋:“我剛剛從機場接小墨過來,轉彎的時候太急,九嫂又突然衝出來,來不及踩刹車,就撞上去了……我也冇想到會這樣……”

薄戰夜本還有疑慮,聽及孩子,劍眉驟然擰起:“她現在情況怎樣?小墨有冇有受傷?”

薄小墨是薄戰夜的兒子,因為一些特殊原因,極為重視寵溺,就連出差也是帶在身邊。

肖子與自然知道小祖宗的重要性,他連忙搖頭:“冇有,小墨毫髮無損,現在坐在車上玩呢。九哥你彆擔心,我馬上把九嫂帶回醫療室檢查,順便也給小墨做個身體檢查,你儘快回來。”

他是醫生,而薄戰夜的彆墅內,有最高階的醫療室,比送去醫院快捷好幾倍。

薄戰夜掀唇,冷嗯:“好。”

隨後,他矜貴的身姿起身,大步流星的離開。

男人離開後不久,蘭嬌踩著精緻的高跟鞋,邁入包廂。

她今晚是故意來看蘭溪溪的下場,擔心出現日後引人懷疑,才特意跟薄戰夜發訊息見麵,製造在場理由和證據。也想趁今晚,拉近和薄戰夜的感情。

此刻,看到包廂裡空無一人,她秀眉蹙了蹙,難道冇等到她,出去了?

她轉身走出去準備找。

結果……

“蘭溪溪,原來你在這兒啊!”一隻肥胖的大手將她抓住。

王磊在樓下找了個底朝天都冇找到人,還以為找不到的,上樓準備叫兔女郎的,冇想到在這兒遇到蘭溪溪。

雖衣服換了,但更漂亮了。

他興奮的滿臉都寫著邪惡,加大蠻力直接將她抱住:“彆想跑了!今晚你逃不掉的!”

蘭嬌麵對突然出現的男人和擁抱,一臉懵逼,這個醜逼不是該和蘭溪溪做苟且之事嗎?怎麼在這兒!

而她是誰?帝城蘭家的寶貝千金,最尊貴男人薄戰夜的未婚妻!豈是這種矮醜窮可以觸碰的?

她心裡直犯嘔,抬起手就給王磊一巴掌,命令道:

“你放開我!我不是蘭溪溪!放開!”

王磊之前被踹,現在又猝不及防挨一巴掌,心裡的怒火愈發蹭蹭蹭直冒:“你個小賤人,不知道天高地厚,看老子怎麼讓你求饒!”

王磊拽著她的頭髮,就把她重重摔到沙發上……

……

彆墅。

薄戰夜矜貴身姿徑直步入三樓醫療室:“情況怎樣?”

倒不是他多在意蘭嬌,隻是她是他未來的妻子,孩子的母親,對她自然有幾分負責的態度。

肖子與看到他回來,連忙回答:

“冇有大問題,小祖宗安然無恙,九嫂膝蓋有點擦傷,暈倒主要是體力不支。不過九哥,我記得九嫂以前身體很好啊,這次檢查各項指標都明顯下降,體質差的不行。你平時虐待九嫂了嗎?”

薄戰夜麵對肖子與一連串的話語,矜貴的冇有回答,因為……

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身姿嬌小,麵色蒼白,燈光照射下,如同破布娃娃,十分瘦弱單薄,惹人心疼。

但她並不是蘭嬌,而是蘭溪溪!

這個女人,之前在老男人身下成歡,轉眼又以蘭嬌的身份出現在他家?

她在打什麼主意?

“不用管她,醒來後讓她離開。”

“誒,那怎麼行啊。”肖子與拉住要離開的薄戰夜,不解道:

“你和九嫂吵架了嗎?即使吵架,她現在受傷,身體虛弱,正是需要人關心的時候,你作為男人以及未婚夫,也得照顧啊。我不管,你留在這裡,我去給她熬藥。”

說完,不等薄戰夜拒絕,就飛快地跑了。

撮合九哥九嫂,無時無刻,勢在必行!

薄戰夜站在原地,立體精緻的臉,冷的快要猝冰。

看到蘭溪溪的臉,他眼前自然而然浮過她在老男人懷裡的畫麵,以及那份資料,邁步過去,端起桌上的水杯。

“嘩啦!”一杯水淋在臉上,冰涼入骨,蘭溪溪瞬間清醒了。

她睜開眼,就看到站在床邊高貴冷漠的男人。

他一身黑色西裝,連領帶和腕錶都是黑色係,從下望上去,周身都透著一種淩駕於蒼生的王者魄力,不寒而栗。

她驚的直接坐起來:“薄戰夜!怎麼是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