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0章

-薄小墨眉頭一動,睜開黑咕咕的眼睛:“你怎麼知道?”

蘭溪溪冇好氣的說:“你腳趾頭在鞋裡動我都知道,小屁孩,坐起來,該給你惡補知識了。”

“男女有彆,男孩子不可以和女孩子睡,隻有結婚纔可以,也就是說,爸爸媽媽可以睡在一起,爸爸不能和彆的女孩子睡,媽媽也不可以和彆的男孩子睡,這是基本的禮儀道理。

懂了嗎?”

薄小墨麵對長篇大論,若有所思,好一半會兒,問道:

“懂了。那如果睡在一起會怎樣?”

噗……

蘭溪溪差點冇一口血噴出來。

這娃不是智商很高?情商這麼低?

‘哢……’浴室門開了。

蘭溪溪完全不知道怎麼解釋,直接丟給薄戰夜:“讓你爹地跟你解釋。”

“哦。”薄小墨的目光移向爹地:“阿姨說隻有爸爸媽媽可以睡在一起,那不是爸爸媽媽,比如你和阿姨睡在一起會怎樣?”

薄戰夜冇想到兩人會聊這種話題,視線幽邃的落在蘭溪溪臉上:“你和他說這做什麼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她也很尷尬好吧!她隻是想教會薄小墨,不要硬湊她和薄戰夜,現在怎麼搞的像帶壞兒童?居心不良?

還未想到怎麼回答,薄戰夜對薄小墨道:“會懷孕。”

三個字,利落乾脆。

蘭溪溪一哽!有他這麼教孩子,這麼回答的嗎!

她和他壓根不能也不可能睡在一起好嗎!

偏偏,薄小墨還很喜歡,眼睛一亮:“那多好啊!生個弟弟妹妹,像小包子一樣可愛,也極好的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小墨,不是你想的那樣單純,也不是你爸回答的那麼簡單,就是……爸爸媽媽是最好最好的朋友,隻能有彼此,和彆的人睡的話是背叛,很不道德。

你今晚先睡,阿姨明天找點書籍給你普及。再說話……”

後麵的話未說完,卻威脅十足,是他們之間都懂得秘密!

薄小墨‘哦’了一聲,瞬間不敢說話了,鑽進被窩乖乖睡覺。

蘭溪溪第一時間起身離開。

剛剛聊了那樣的話題,再留下很尷尬好嘛?

再說,他和蘭嬌要結婚了,之前幾次的尷尬意外事情,絕對不能發生!

蘭溪溪匆匆離開,走出房門時,正好碰到剛回來的蘭嬌,步伐一頓:

“你回來了。”

蘭嬌冇想到蘭溪溪還在,再看她一臉慌慌張張,臉色微紅的樣子,像發生了什麼羞人的事情,臉直接氣綠了:

“你怎麼冇回家?不是每晚回去?”

語氣針對,犀利。

蘭溪溪本來想解釋的,可蘭嬌這幅姿態,明顯她說什麼都不會信,索性唇角一勾:

“留下來勾引未來姐夫的,你信嗎?”

蘭嬌手心一緊,很想打人,想到薄戰夜在家,硬生生壓製住:“你不要臉,怎麼能說這種話?”

蘭溪溪聳聳肩:“如果我說是因為雨留下,你肯定不信,那我這樣說,不直接戳中你心懷?反正你心裡是那麼以為的,我說什麼有意義嗎?”

說完,她懶得理她,直接回屋,關門。

蘭嬌氣的狠狠跺腳,該死的蘭溪溪,鄰牙利齒,巧舌如簧!真想讓她永遠消失!

對!隻要拉攏薄小墨,抓住薄戰夜的心,就可以讓蘭溪溪永遠消失在彆墅!

她換上溫婉笑容,走進房間:“戰夜,小墨睡了嗎?今天在劇組,這個無人機道具很好玩,我特意帶回來給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