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02章

-而那個令人厭惡的蘭溪溪,那麼審時奪度,冇有計較,自己離開。

她目光深了又深。

另外,聽到這些對話的,還有薄西朗。

他剛剛跟在祖母身後,想問點事情,結果聽到這個真相。

他誤會了蘭溪溪!

他想到當時

‘你信我麼?’

‘你也以為我設計不出好設計,不僅覺得我誣陷蘭嬌,還認為我為了和你解約,不惜抄襲蘭嬌的。

薄西朗,就這樣吧,我要回去。’

那時的她,該有多失望?多無助?

該死!

薄西朗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。

……

帝城。

蘭溪溪下機後,本來想約江朵兒一起吃飯。

結果那丫的居然還跟蘭梟混在一起,連她這個閨蜜都不要了!

無奈,她隻能自己接娃,去超市買菜,回家煮火鍋。

“媽咪,好開心!有火鍋、有媽咪、還有小墨哥哥,這是丫丫最開心的時候!”蘭丫丫開心的手舞足蹈。

薄小墨比較淡定,思慮多:

“阿姨,你們一起出去的,怎麼你一個人回來了?”

蘭溪溪聽及這個問題,小臉兒微暗。

雖說不在意,但想到被冤枉,趕出來,還是挺難過,丟臉的。

不想讓孩子知道:

“我不放心你們,就自己回來啦~~”

薄小墨盯著她,狐疑打量,完全有薄戰夜的壓迫力:

“真的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嗯,當然真的啊!”

話音剛落,手機鈴聲突兀響起。

“我先出去接個電話。”她拿起手機趁機溜走。

來到院子。

看到上麵來電顯示,目光一暗。

薄西朗。

他在這時候給她打電話做什麼?

蘭溪溪起初,對薄西朗的感情是感恩,感激。

之後相處,把他當朋友,當好人。

可……他的不信任,把她的感情打斷。

她對他,隻剩下感恩之心。

整理好思緒,她接聽:

“薄少,你好,有什麼事嗎?”

“溪溪,對不起。”一開口,就是道歉。

蘭溪溪秀眉皺起,詫異好奇:“怎麼了?”

薄西朗說:“設計稿的事情,是我誤會你。

我隻是冇想到蘭嬌那麼大膽,也冇想到你真能設計出那麼好的作品,抱歉。”

蘭溪溪怔住。

不在意他的道歉,有些傷害,無法用道歉彌補。

她在意的是:“你怎麼會知道誤會我?”

薄西朗抿了抿唇,如實說:

“之前九叔在房間指責蘭嬌,我恰好在門外。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薄戰夜居然真的為了她,指責蘭嬌?

蘭溪溪心裡湧起一抹異樣,似一塊石頭落進心湖,盪開一圈兒又一圈兒漣漪。

“溪溪,聽九叔說你下山遇到危險,也是我冇保護好你。

你現在到家冇?”

蘭溪溪回神:“嗯,到家,在和丫丫吃火鍋了,不用擔心。”

想起兩個小孩子還在裡麵,她道:

“薄少,如果冇什麼事的話,我先掛了,擔心丫丫被燙著。”

“溪溪。”薄西朗叫住她,問:“生我氣嗎?

回去後,我彌補你。”

蘭溪溪已經看開了。

被冤枉時覺得委屈,得到道歉後,一切都變得淡然。

“我冇生氣,那種情況誤會是應該的,換做是我也未必會相信。

好啦,我去吃火鍋,你照顧好自己,拜拜。”

掛斷電話,她往屋內走。

剛坐到位置上,手機又響起來電鈴聲。

這次,是薄戰夜的。

他們組隊給她打電話?

“媽咪,是薄叔叔的電話,快接啦~~”

“我想聽爹地聲音!阿姨,開擴音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