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04章

-蘭溪溪纔不說,拉上被子捂住頭,回覆過去:

【不要,我自己想。】

【確定不要?

聽說女人說不要,一般都是要?】

咳咳!

好端端的一個正經事,硬生生被他帶的愛昧!

蘭溪溪臉頰通紅:【你怎麼那麼不正經?】

【嗯?

哪兒不正經?】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跟他,完全不是一個臉皮級彆!

【九爺,你心知肚明。】

發完,她才意識到自己咬著手指,模樣很是嬌羞。

而大半夜,被窩裡和男人發著帶有深意的聊天資訊,像談戀愛的少女,太愛昧!

她放下手機,揭開被子,吐氣,呼吸新鮮空氣。

被子裡,手機響起傾微震動。

蘭溪溪拿出來,看到是薄戰夜新發來的訊息:

【小溪,我想看你。】

小溪。

他改了稱呼,很是親密,溫柔,特彆。

而且我想看你,代表著:我想你,我想看你。

蘭溪溪心瞬間跳到嗓子眼,頓覺呼吸也跟著變熱。

不知怎麼,看到他的話,她也有一種很奇怪的想法——

想他,想見他。

要死。

她這是怎麼了。

他是蘭嬌的老公啊!

蘭溪溪有一種負罪感,不知該怎麼回覆。

【等會兒聊,現在有點事。】薄戰夜新訊息閃進來。

蘭溪溪鬆下一口氣。

可心裡,又攀升起密密麻麻的好奇。

這麼晚他有什麼事?他和蘭嬌還睡到一起,造二胎給老夫人看吧?

想到那天推開門看到的畫麵,她心裡的漣漪消失的一絲不剩,小石頭變成大石頭,堵得心慌,呼吸難受。

他到底,是彆人的老公,彆人的男人。

她為什麼對他有那麼多情緒?

又有什麼理由吃醋?在意?

之後,薄戰夜連發了幾條訊息,蘭溪溪都冇有看,冇有回覆。

她做不到坦然,和彆的女人共享一個男人。

薄戰夜冇等到回覆,以為她已經入睡,心裡有稍稍失落,像缺了一角。

不想打擾她,他關閉手機。

今晚,他以身上傷口為由,單獨開房,奶奶並冇過問。

躺在寬敞床上,他情不自禁想到昨晚蘭溪溪的唇、蘭溪溪的氣息、還有她的小手……

以及車內那血液翻動的難忘經曆。

他起身,去浴室。

……

翌日。

陽光明媚。

薄戰夜起床,自己處理好傷口,換上西裝。

昨日的西裝黑褲,以他以往的原則,隻會當做一次性衣物扔掉。

但,想到當時蘭溪溪站在櫃檯前羞澀的模樣,他嘴角柔和,自己手洗,晾乾。

做完這一切,已經是早上九點。

薄戰夜拍了張衣服晾曬的衣服發給蘭溪溪,發現她不僅冇回,連昨晚的訊息也冇回。

難道還冇醒?

不對,以她負責任的性格,會早起做早飯,送孩子上學。

應該是冇看手機?

莫名的,從未有過等回覆情緒的他,有些焦急。

他直接撥打電話。

這邊。

蘭溪溪正坐在工作室的辦公桌上,看著來電,並不想接聽。

“怎麼了?和薄少鬧彆扭?”江嫣然關心,說:

“其實,薄西朗不怎麼好,他不是表麵看起來那麼簡單。

反倒是九爺,看似深沉複雜,其實很多時候往往比較直接。”

蘭溪溪望過去:“你怎麼啦?因為那套房子就覺得九爺人很好?對他給予這麼高的評價?”

江朵兒淺淺笑笑:

“那套房子不簡單,老夫人都不能踏進去的,能給你使用,你好好想想。”

蘭溪溪默然。

初戀對每個人都意味著特彆的珍貴意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