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1章

-男孩子最喜歡機械化的東西。

薄戰夜淡淡掀唇:“嗯,他睡了,明早給他。”

“好的。”蘭嬌放低聲音,將東西放在一旁,柔聲細語詢問:“你餓嗎?我給你做夜宵。或者熱杯牛奶。”

薄戰夜拒絕:“不用,你也忙了一天,早點休息。”

那淡漠的姿態,一如即往生疏,疏離。

過去幾年,蘭嬌想的是讓自己變得優秀,擁有足夠吸引他的魅力,因此一直很尊重他,也懂得矜持。

但現在,再這樣下去,絕對會給蘭溪溪那賤人可乘之機!

蘭嬌不甘,抿了抿嘴唇,楚楚可憐的說:

“戰夜,今晚打雷下雨,我怕……能和你還有小墨一起睡嗎?你放心,我就睡在裡麵,不碰你。”

一個優雅美麗的女人,這般示好,任何男人都抵不住!

偏偏,薄戰夜不是任何男人,他本能牴觸:

“小墨睡覺姿勢四仰五擺,還打呼嚕,會吵到你,回房開燈睡。”

被子裡並冇睡著的薄小墨:“……”

他纔不會四仰五擺!更不會打呼嚕!渣爹!

蘭嬌完全冇想到她說的那麼主動,他還能拒絕,向來高高在上的她麵子有點掛不住,委屈道:

“戰夜,我是你的妻子,我們要一直分開睡嗎?我從九歲就愛你,19歲生下孩子,落得一身病痛,到現在又等了你三年,我真的很愛你,你就不能對我好一點點嗎?”

字字悲慼,深情。

說完,她解掉外套,直接穿著露骨的吊帶裙,走過去抱住他偉岸挺拔的身軀:

“戰夜,愛我,好嗎?”

女人動作太過突然。

柔柔弱弱的身體緊貼在懷裡,惹人心疼。

薄戰夜作為男人,以及蘭嬌未來的丈夫,本該動心安撫她的,可心裡有的隻是牴觸抗拒。

偏偏,這時的情況推開未免太過無情?畢竟當年是他意外強她,讓她生下小墨,斷送女人的一生,於情於理,他都欠她。

“爹地!”就在薄戰夜為難間,床上的薄小墨驚雷般坐起,一臉慘白:

“噩夢,怕……”

薄戰夜第一時間推開蘭嬌,走過去將孩子抱入懷裡,柔聲安慰:“彆怕,隻是夢。”

薄小墨抽咽兩聲,抓著他衣服,怎麼都不肯鬆開。

蘭嬌怎會不明白,薄戰夜把小墨的出現當做藉口!可惜他心裡不願要她,她再強行留下去,太丟臉。

她拿起衣服:“戰夜,你照顧小墨吧,我先回房了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看著她落寞的身影離開,心裡隱隱愧疚。

隻是他也不明白,為什麼不能再對她產生反應。

等蘭嬌的腳步聲消失後,薄戰夜起身關上門,深邃異常的視線看向薄小墨:“為什麼不親近她?”

薄小墨:“因為她身上冇有媽咪的味道!”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那蘭溪溪身上就有?

什麼邏輯!

但好歹是小傢夥替他解了圍,他冇有深究。

早上。

蘭嬌很早便做好一桌豐富的早餐,從中式到西式,份份精美,應有儘有。

都說想要綁住一個男人的心,先得綁住男人的胃,她是斷然不會讓蘭溪溪做飯給薄戰夜吃的!

掃見薄戰夜和薄小墨下樓,她立即揚起微笑:“戰夜,小墨,早安,過來吃早餐。”

薄小墨掃一眼那些食物,小臉兒並冇有開心:“我想吃阿姨做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