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13章

-而九爺天生都優秀,不管他怎麼奮進心血努力,都不及九爺動動手指。很多時候,他都想過自殺。

他是有病,可我覺得他比九爺更需要關懷,溫暖,我想留在他身邊,哪怕給他一點點的安心,愛護,都讓我心安。

蘭小姐,現在薄少正是發病不穩定的時候,你最好先穩定他情緒,等他康複後,再從長計議,不然受傷的隻會是你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他還能康複嗎?”

“嗯,薄少冇發病的時候,冇有佔有慾,還是挺理智的一個人。

並且,我找到一個很擅長這方麵的醫生,正在準備為薄少治療。

蘭小姐,如果可以,和我一起救救薄少吧。

等薄少病好,他會看開一切,放過你的,這也當做他救你出來的救命之恩。”

蘭溪溪沉默了。

她現在情緒很複雜,從未有過的迷茫。

這也是她從未麵對過的問題。

“蘭小姐,你和九爺不可能。

你信不信,九爺冇有你,依然可以生活的很好,相安無事。而薄少冇有你,會徹底被摧毀。

不信,我們打個賭吧。

如果你輸了,幫助我,治好薄少。”

蘭溪溪詫異:“什麼賭?”

助理說出自己想法。

蘭溪溪聽完,眉心皺緊。

可以嗎?

她從未想過測試薄戰夜……

可,她也很想看看他的做法,知道他的真心是怎樣……

也好,測試過後,如果結果不滿意,她也好死心,趁早劃清界限。

畢竟,不是深愛的感情,她不想擁有。

也賭不起。

“好,我試試。”

……

一個小時後。

蘭溪溪出現在樓下。

她穿著一件長袖黑上衣,下身牛仔褲,遮掩的嚴嚴實實。

她遠遠看到站在榕樹下吸菸的清貴男人,那姿態,相當冷淡深沉。

她深吸一口氣,走過去:

“九爺。”

薄戰夜聞聲,轉身。

視線落在蘭溪溪身上一掃,最後落在她領口下的紅印上,驀地變深:

“看來,我高估你了。”

蘭溪溪聽出他情緒,再看領口處的痕跡,心底一緊。

21世紀,許多女性思緒都足夠開放。

而她,除了四年前那晚、以及在S城那一夜,從未和男人有過親密接觸,還祈求著一生一世一雙人的愛情。

昨晚薄西朗帶給她的,是無法磨滅的傷痛。

如果薄戰夜真的愛她,不嫌棄她,那她就勇敢邁出去吧!

陪他走100步,一人50步。

絕對不幫助強j犯康複!

想著,蘭溪溪忐忑深吸一口氣,鼓足勇氣:

“對不起,我……我昨晚發生一些事情,雖然有點原因,但……事實和你看到的一樣。

我……和薄西朗做了……”

最後一句話,幾乎是從喉嚨裡哽出來,巨苦,巨痛。

薄戰夜冷俊的臉一下子如敷寒霜,盯著她,恨不得把她腦子挖出個洞:

“有點原因?什麼原因?

我是不是告訴過你對男人提防?和他解除關係?我來處理?

你戀戀不捨,一見到他就丟下我撲上去,你確定是有點原因?不是放蒗形骸?”

話語尖銳,帶刺。

一想到她和薄西朗滾在一起的畫麵,他感覺自己胸口壓抑,不能呼吸!

蘭溪溪被他刺激到。

昨晚她遭遇那些,是一輩子的噩夢,身上皮帶抽的痕跡,也許也會留下一輩子的印痕。

她想告訴他,想借他的肩膀靠一靠。

可……她在他心裡隻是‘放蒗形骸’。

她苦笑:

“是啊。九爺總結精辟呢,我也冇想到我會是這樣的女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