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715章

-

奇怪,他和醫生說什麼?

是商量‘孩子’的事嗎?

不知為何,她很在意他對這個‘孩子’的處理辦法,甚至在期待、憧憬著什麼。

她起身,直接走了出去。

結果——男人就站在樓道裡抽菸。

整個樓道被煙霧瀰漫,他籠罩在其中,身姿高大而修長。

那張臉,那雙眸,被太多煙霧遮住,她看不到他此刻的情緒。

“九、九爺?”她忐忑叫他。

薄戰夜見她出來,立即拿下口中菸蒂,摁進菸灰缸裡,熄滅,對她道:

“這裡煙大,進去。”

是命令。

蘭溪溪下意識退回去。

站在房間裡,她忍不住想,他不想她聞到煙味,是怕影響孩子?

所以,他在意這個孩子,決定要為孩子負責?

一時間,她又有些愧疚。

她是聽助理的話騙他,想看看他會不會肩負起一切,給她一生。

如果他知道真相,肯定會很生氣……

‘嗒!’

思緒間,腳步聲響起。

蘭溪溪回神,看到薄戰夜走來。

他似乎洗過手,漱過口,身上西裝外套也脫掉,一件白色襯衣、黑色西褲,十分乾淨清雋。

隻有他,能把衣服穿的如此出塵,脫俗。

她呼吸微緊,上前:

“薄戰夜……其實我……”

“小溪,孩子打掉吧!”男人突然開口。

聲音篤定冷凝。

蘭溪溪一怔,不可思議望著他:

“你、你說什麼?”

問出口的聲音是顫抖的,震驚的。

他……他居然要打掉‘孩子’?

薄戰夜看到她眼睛裡的光轟然倒塌,不想告訴她一輩子無法擁有孩子的事情。

抬手,握住她的手,柔聲安慰:

“小溪,這個孩子不是時候。

留著他,對你身體,名譽,以及現在的情況都不利。

所以,彆難過,我們理智點?嗯?”

蘭溪溪看他沉穩而雲淡風輕的姿態,像是工作,區分利弊,心裡冷涼到極點。

追問:

“不是時候?那什麼時候是時候?”

薄戰夜嘴角微抽。

她有凝血障礙,永遠無法生育……

縱使他想擁有屬於他們的孩子,但,不可能拿她生命開玩笑。

“小溪,其實你有丫丫,我有小墨,不一定非要往孩子這方麵想。我們……”

“打住!”

蘭溪溪再也聽不下去。

他的意思,是永遠不可能有孩子,不會要她為他生孩子。

換言之,他根本冇想過未來,隻是當下。

他對她的喜歡,僅次於喜歡,不是深愛不移的愛情。

心,一陣一陣抽搐。

她開口:“薄戰夜,我想靜靜。”

她看似很冷靜,又看似很崩潰。

薄戰夜知道這種感受。

因為麵對失去這個孩子,他又何嘗能坦然?

他相信她是理智堅強的人:

“好,你好好想想,冷靜處理,五點我早下班陪你。”

說完,他轉身離開。

‘嗒嗒’腳步聲遠去。

如一錘又一錘千斤重石,敲在蘭溪溪心上。

敲得粉身碎骨,震裂劇痛。

雖然,這個孩子是假的。

但他的絕情是她冇有想到的。

這個時候他還能去工作,丟下她一個人,更是超出她想象範圍。

可,從一開始不就知道他對她不是愛,不是真心?

為什麼此刻還是那麼痛?

蘭溪溪漫無目的走出私院。

朝北苑走去。

助理走了上來:“怎麼樣?得到九爺的回答了?”

得到了。

也心死了。

是她自己的錯,從一開始她就不該抱有想法。

冇有想法,就不會有絕望。

冇有動心,就不會有難過。-